八八读书网 > 玄幻小说 > 造化源钥 > 正文 二十二、 黑域死神VS长生王(三)
    “天哪……铁荆棘?是栒状山的铁荆棘?……小白脸,你去过东海了?……”

    力千钧盯着红黑色藤蔓看了一会儿,忽然失声惊呼!

    “如封似闭?……铁荆棘?……”

    与力千钧的吃惊形成鲜明对比的,却是风清扬的花痴。

    是的,正所谓美女爱帅哥!阳光俊朗的木啸,不但是帅哥,而且,更是拥有强大实力的超级大帅哥!因此,对于风清扬这样的清纯小妹来说,木啸的魅力,绝对是不可抗拒的!完完全全,彻头彻尾,不可抗拒……

    “是的,前段时间,我在东海稍稍转了一下……这如封似闭,也是我新创的招数,不过,还不是太完善……”

    木啸朝力千钧和风清扬微微一笑,点头说道。

    “铁荆棘水火不侵,向来是栒状山从从兽和甾鼠筑巢的宝贝!木啸,你是怎么搞到手的?……”

    木啸话音刚落,一旁的雷田大忽然开口问道。药神世家出身的雷田大,显然见多识广……

    “呵呵……铁荆棘,这次,搞到了一点点,纯属侥幸,纯属侥幸……”

    木啸听罢,含混说道。

    很显然,木啸不愿意在这个话题上多说什么。是啊,开玩笑,当时为了搞到这东西,木啸在栒状山被从从兽和甾鼠群围攻,要说多狼狈就有多狼狈!要不是他的长生诀擅长自愈和防御,还真有可能就栽在那里了呢!

    “木啸,你……你……快放开我……”

    这边,木啸和有熊原诸青年没事人一样地闲聊。那边,被铁荆棘捆得严严实实的相九传,几乎快要被气晕过去!

    是的,相九传怎么也没想到,木啸居然一点面子都不给他!可是,相九传哪里知道,其实,木啸一直都想教训他!

    是的,这几年,相九传的凶名,实在太盛!在他手中丧命的高手,数不胜数!更为过分的是,他的杀戮,连世俗界的普通人也不放过!

    “过分?……哼……相九传,你自己说说,这些年,有多少人在你手中无辜丧命?……哼……要不是看在你我同为道宗五少的份上,今天,我就了结了你……”

    木啸冷冷看向相九传,冷冷说道。

    “你……你居然把我跟那些蝼蚁相提并论……”

    相九传听罢,满脸通红。

    “我说过,你也是从蝼蚁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的,你并不他们高贵多少……哼……你那一点点自以为是的优越感,在我看来,简直就是笑话!彻头彻尾的笑话……”

    木啸听罢,斩钉截铁,冷冷说道。

    反常!木啸今天的表现,很反常!非常非常反常!

    是的,木啸为人处事,向来圆融!像今天这样的决绝霸道,绝对少见!

    这,不是众人所熟悉的木啸!

    只是,木啸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在面对相九传的时候,不,准确地说,为什么在风清扬他们面前,面对相九传的时候,他会变成这个样子?

    眼见木啸如此气度,眼见木啸如此气概,眼见木啸如此气派,力千钧身旁的风清扬,早就已经两眼放光,盯着木啸,一眨不眨!是的,此时此刻,风清扬多想木啸能转过头来,看她一眼!哪怕就是一眼也好……

    就在这个时候,木啸像是感应到了风清扬心中的期盼,竟然真的转过头来……

    “噗通噗通……”

    一时间,风清扬的小心脏,不可抑制,一阵狂跳!然而,转过头来的木啸,视线,却并没有落在风清扬脸上,而是直接找上了力千钧!

    风清扬见状,一阵失落……

    “大头,伤势如何,需不需要我帮忙?……”

    木啸开口说道。

    “嗯……刚刚雷田大给我吃了清髓丹,歧修贤又用渡厄金针给我放了一些毒血,应该没什么大碍……”

    力千钧摇了摇头说道。

    “那就好……”木啸点了点头,然后,开口继续问道,“城里的妖蝠,搞定了吗?……”

    “那几个老家伙都出来了,你说,这城里,还能不搞定吗?……”

    力千钧一听,有气无力,懒懒应道。

    力千钧的话仿佛是有魔力,这不,话才刚说完,雷田大、歧修贤和风清扬,全都变得一脸的无奈……

    “呵呵,我知道了……”眼见众人不约而同的神情,木啸心里已经猜到了八九分,转而笑着对力千钧继续说道,“大头,是不是被你家老爷子狠狠关照了一下啊?……”

    是的,对于有熊原四大世家的情况,木啸多少还是知道一些的!

    雷公、力牧、风后、歧伯,这几个加起来将近万把岁的老家伙,已经斗了不下千年,可结果却是,谁也奈何不了谁!

    而人都是很奇怪的!自己搞不定的事情,却往往希望自己的下一辈能够搞定!于是,力千钧这一帮年轻人就悲催了……

    每次,只要那几个老家伙出关,他们这些年轻人,不是被嫌弃修炼速度太慢,就是被嫌弃实力太弱!总而言之,在那几个老家伙的眼里,不管他们年轻人怎么进步,就是无法符合他们的预期!

    于是,在不满意之后,紧接着,就是几个老家伙的现场关爱了!而很显然,年轻人,很受不了老家伙们这种独特的现场关爱……

    “哼……明知故问……”

    眼见木啸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力千钧就气不打一处来!

    “好好好……是我不对,是我不对……哦……对了,我听说何鸾凤和血滴子也来了,他们两个去哪儿了?……”

    木啸见状,知道自己不能再伤口上撒盐了,于是,赶紧转移话题道。

    “我们四个,负责东南城郊!他们两个,负责西北城郊……”力千钧随口说道。可是,说着说着,他却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旋即话锋一转,贼贼笑道,“嘿嘿……我说小白脸,你是不是对那个带火的何大美女上心呀?……”

    是的,正所谓来而不往非礼也!力千钧也不是省油的灯,之前被木啸笑话,如今有机会扳回一局,他又岂会错过?只是,力千钧不知道,正所谓说者无意听者有心,他这一说,可把他身旁的风清扬给紧张坏了!

    “哎……你呀……我真是搞不明白,你这大头里面,塞的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木啸当然知道力千钧的话外音,不过,他却聪明地选择不上套,不去解释。是的,木啸知道,有些事情不能解释!因为,有些事情,你越解释就越说不清,所谓越描越黑,就是这个意思!

    眼见木啸似乎只是随口问问,并没有太在意何鸾凤的样子,风清扬那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是放下了……

    “我说小白脸,按我说啊,那个带火的,真的还不如我们清扬……你看看,你看看,我们清扬,这相貌、这身材、这气质,谁能比得上?……”

    不过,木啸不上套,木啸不解释,不代表力千钧会轻易放过他。

    “大头,你……”

    风清扬一听,顿时满脸绯红,伸手就要拧力千钧!

    “嗨嗨嗨……别别别……我认输!我投降……哎……这都什么世道啊?真是好心没好报啊……”

    力千钧一见,又是讨饶,又是感叹。

    “嘿嘿……大头,现在知道什么叫祸从口出了吧……”眼见力千钧在风清扬面前认怂,木啸也是松了一口气,旋即话锋一转,继续说道,“哦……对了,我和童兄准备走了,你们有什么打算?是继续留在这里陪我们的黑域死神?还是继续巡城?……”

    说实话,木啸还真怕力千钧会这么不依不饶下去!

    是的,木啸当然知道,风清扬很漂亮!

    是的,木啸当然也知道,风清扬对他一往情深!

    可是,不知为什么,木啸却对风清扬没有感觉!

    所以,一直以来,对于风清扬那种含蓄羞涩的表示,木啸总是避重就轻,不予回应……

    “噢……走?……你们,不去城里坐一下?……”

    一听木啸说要走,力千钧赶紧说道。而他旁边的风清扬,也是神情一紧,那模样,分明就是在说不要走。

    “行啦,自己都还要跑出来避难呢,还叫我们去城里……”

    木啸听罢,毫不犹豫,开口回绝。

    逃避!很显然,说别人逃避的木啸,才是真想逃避!

    是的,木啸何等聪明?风清扬的神情,又岂能逃过他的眼睛?可是,木啸却不想在自己没有丝毫感觉的问题上,做无谓纠缠!因为,他很清楚,在这个问题上,如果不能快刀斩乱麻的话,最终的结果,只能是害人害己!

    “小白脸,今天,我总觉得你很反常……”

    眼见木啸如此,力千钧挠了挠头,疑惑说道。

    “大头,我想,木兄的心思可能跟我一样。我们两个,出去都有一段时间了,都想早点回去……”

    就在这个时候,童猛开口了。

    “童兄说的对,我是要尽快回去了,否则,老头子会惦记……”眼见童猛及时解围,木啸感激地看了他一眼,不过,话音刚落,木啸又像是想起了什么,转头对小白说道,“对了,这位小兄弟,要不要也跟我们走,省得待会儿有人找你麻烦……”

    “好,我跟你们走……”

    小白听罢,没有丝毫犹豫,点头说道。

    的确,对于小白来说,相九传已经盯上了他,这有熊原,他是不可能再呆下去了!因此,跟着木啸和童猛走,是对的!

    “你……木啸,你给我记着……”

    这边,木啸和小白话音刚落。那边,兀自不能动弹的相九传,差点又要气得吐血!

    “木兄,他这个样子……”

    童猛指了指相九传,转头看向木啸,欲言又止。

    “呵呵……童兄放心,铁荆棘虽然无法长时间困住我们的黑域死神,不过,困他几个时辰,应该还是没有问题的……”

    木啸一听,心下了然,笑笑说道。是的,木啸知道,童猛是怕相九传挣脱束缚,再来纠缠。

    “哦……”

    童猛听罢,也就不再多说什么。

    “我看,我们还是尽快走吧,省得人家看到我们心里有气……”

    木啸接着说道。

    “也好……”

    童猛听罢,点了点头。

    “大头,诸位,我们后会有期……”

    木啸朝众人略一拱手,扭头便走!

    “小白脸你这么着急干嘛?反正左右无事,我送你们一程……”

    力千钧见状,赶紧上前说道。

    “我……我也送……”

    风清扬稍稍犹豫了一下,也红着脸说道。

    可是,她话还没说完,木啸却已不见了踪影。

    霎时,风清扬满脸惆怅!

    风清扬哪里知道,木啸就是怕她这样,才会如此匆忙离开……

    “算了,我们也回去吧……”

    力千钧扯了一下兀自发愣的风清扬,然后,招呼一声雷田大与歧修贤,结伴回城。

    一时间,化身亭外,就只剩下一个被捆得像粽子却又气得要死的相九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