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八读书网 > 玄幻小说 > 猪事皆宜 > 正文 第23章 找到虎王和天鹅
    大白爪极力控制着自己的奔跑速度,一路不敢停歇,还是很快的到达了藏身之所。

    但是洞口已经被破坏了,很显然被侵入了。是谁?

    大白爪的心里一惊,迅速的走了进去。果然,藏身之所里空空荡荡的,虎王和天鹅都不见了。

    一种不详的预感,迅速的席卷了大白爪。虎王和天鹅去哪儿了?这么隐蔽的地方,是怎么被发现的?

    虎王虽然受了重创,但毕竟是森林之王,在这森林之中,能够制服虎王的猛兽并不多。

    除非是围剿,可是大白爪已经看过了,地面根本就没有打斗过的痕迹,更没有一丝血迹。

    只有几根天鹅的羽毛,散落在洞门口。这几根羽毛,令大白爪有点心生畏惧了。

    大白爪害怕天鹅会遭遇到了不测,一想到有这个可能性,它的心里就一阵阵发慌。

    它不敢耽搁,迅速的跑了出来,放下了嘴里叼着的水草,向着天空使劲的发出了一声虎啸。

    顿时山林里回音四起,此起彼伏。回音未落,大白爪就又狂吼了一声。

    这一声狂吼,惊天动地,令闻者胆战心惊。顿时附近的小动物们,都仓皇逃窜了起来。

    各种鸟类扑腾腾的飞起来一大片,地面上的小动物们四处乱窜惊叫连连。森林里的气氛,顿时紧张了起来。

    大白爪喘着粗气、打着响鼻,俨然就是一只盛怒中的老虎。它坐了下来,守候着面前的水草,静静地等候着入侵藏身之所的猛兽再次光临。

    事实证明,智商的确是个好东西。

    很快,就有野兽主动现身了,它们潜伏在草丛深处窥探着,自以为自己隐藏的很完美,却被视力非凡的大白爪看得一清二楚。

    原来是两只母老虎。

    “不是虎王!怎么会是一头野猪呢?”其中一只母老虎看清楚了是野猪大白爪,无比惊讶的说。

    “明明听着就是虎王的虎啸声啊!”另一只母老虎附和着说,说话的语气很卑微,很明显地位远不如对方。

    大白爪猜测首先发声的应该就是虎后。它们不是藏身之所的入侵者,反倒是也在寻找着虎王。

    两只母老虎潜伏着观察了一会儿大白爪,或许是急于寻找虎王没心思捕猎,也或许是刚刚吃饱了,它们竟然转身离开了。

    大白爪也懒得跟它们正面周旋,它的注意力此刻都在警惕周遭的状况上。

    它坚信不疑,如果是有入侵者闯入,掳走虎王的可能性不大。

    再如果天鹅凶多吉少,虎王肯定会拼死相救,但是地面上没有任何搏击打斗的痕迹,说明有其他情况发生。

    它刚才发出的虎啸声,肯定会再次引来入侵者的注意。

    然而它等来的不是入侵者,而是虎王本尊。虎王隔着很远的距离,用天鹅语章大白爪发出了信号。

    大白爪也看到了远处的虎王。它叼起水草,迅速的奔跑了过去。一阵风袭来,大白爪立刻就来到了虎王的面前。

    大白爪紧张的看了看虎王,看上去没有什么异样。再往它的身后左右查看,却没有看到天鹅。

    “舒菲娅呢?它在哪儿?”大白爪放下了水草,焦急的用天鹅语问道。

    “跟我来!”虎王没有做解释,而是转身带路,引领着大白爪去找天鹅。

    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天鹅还在!

    大白爪稍稍放心了一些,再次叼起水草,跟在虎王的后面尽量悄无声息的走着。

    两只大型猛兽,一只老虎和一头野猪,就这样一前一后安安静静的前行。

    虎王把大白爪引到了天鹅湖的另一个岸边。这里怪石嶙峋,植被稀少,鲜少有动物在此安家或玩耍。

    怪石多的地方,最容易有山洞。

    果然在一个不太深的山洞里,天鹅舒菲娅就安安静静的趴在里面。

    “大白爪!你来了!”舒菲娅看到了大白爪,顿时惊喜万分,立刻热情的打招呼。

    至此,大白爪终于放下心来。它放下了水草,分成两份。“你们快吃了吧!抓紧点。”

    至于到底发生了什么,让它们吃完水草再说。

    “我不吃!太恶心了!”

    虎王无比反感的用虎语说,还边说边躲到了洞口去。一副你让我吃我就跑掉的意思。

    “这是什么?”舒菲娅却很感兴趣,好奇的问大白爪。

    “你先吃,等你吃完了,我再慢慢的告诉你!”大白爪焦急的叼起一份水草,送到了舒菲娅的面前。

    舒菲娅很乖巧听话的几口就吃掉了。虎王一直在观望着天鹅吃水草的过程。

    “好吃吗?”虎王不由自主的问,因为它没看出来舒菲娅有不舒服的反应。

    “谈不上好吃不好吃吧,滑滑的。”天鹅舒菲娅很诚实的说。

    这个“滑滑的”形容词,虎王听完就快要吐了。

    “如果你不觉得难吃,就把我那份也吃了吧!”虎王强忍着恶心感,近乎于哀求的口吻对天鹅说。

    可是天鹅似乎没听到这句话,实际上它此刻的注意力都在自己的身上。

    吃完那份水草之后,它感觉到有一股暖流在自己的身体里融会贯通了起来。

    它下意识的低头去看自己身上的伤,却意外的发现:那道触目惊心的伤痕,正在快速的愈合、平复,直至完美的恢复原样,长出了绒毛。

    “我的天哪!这是怎么回事?这太神奇了!”天鹅无比兴奋的站了起来,试探性的伸出了翅膀。

    然后,这只天鹅就疯了。

    它在这个空间有限的山洞里,活蹦乱跳的翩翩起舞,不停地扑棱着翅膀。

    这种自由自在活动的感觉,真的是久违了。所以天鹅此时已经欣喜若狂。

    虎王被天鹅舒菲娅的突然疯狂弄愣住了,目不转睛的看着它用力的翩翩起舞,仿佛要把受伤不敢动的那段时光,都用力的找回来。

    “吃吧!吃完了就赶紧告诉我,你和舒菲娅为什么会在这里?到底都发生了什么?”

    虎王一直在全神贯注的观看着天鹅,听到声音才发现大白爪就坐在自己的面前,还把那份水草叼过来放在了它的虎爪旁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