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八读书网 > 玄幻小说 > 失之谷 > 正文 第六章 突兀的仪式
    当离回过神来时,自己已经跟随凪璃的牵引来到了神殿深处,他不清楚凪璃将会把他带去哪里,但逐渐从手中传递而来的温热让离一直复杂混乱的心情安静下来。

    穿过那条被阳光照耀的走廊,离一直平静的注视着凪璃的背影,在旁人看来这就像是一对热恋的情侣般在游览着神殿,但一直跟在二人身后的约瑟夫和尤利娅此刻却显得有些慌张。

    如果被外人看到神秘高贵的圣女现在正牵着一个陌生男子的手,这一定会在阿斯兰引起轰动的。两人紧张的扫视着周围的动静,生怕有不知情的神殿人员冒出来。

    “那个,圣女大人。我们这是要去?”

    虽然被一位少女牵着手,这本应该是一件可喜的事,但离始终有些拘束于她圣女的身份。

    “叫我凪璃就行了。不用担心,跟着我来就行了。”

    凪璃让离不要因自己的身份而感到拘谨,她希望离像对待一个普通的友人般对待自己,但她始终没有放下离的手。

    感到凪璃是执意要牵着自己的手,离便放弃了内心最后一丝薄弱的抵触。可正当他想要松一口气时,在那不经意间的转角。最不希望发生的一幕还是出现在了约瑟夫和尤利娅眼中。

    当凪璃和离正好走过前方那处转角时,一位身着黑色的战甲的骑士正拿着一份卷轴一脸惆怅地阅读着,他披散着棕褐色的长发杂乱的披在他的棱角分明的肩甲上。原本正仔细阅读卷轴的骑士被突然出现在转角的凪璃吓得握紧了手中的卷轴。

    短暂的冷静后,黑甲骑士才真正注意到凪璃和离,但他的神情并没有多大的变化依旧是沉着脸。整个走廊的气氛瞬间冷却下来。离和骑士的目光不经意间对视,两人都互相打量着对方,不一会儿骑士便对离失去了兴趣。他的目光开始在凪璃和离身上游走,最终停在了两人牵起的手中。这时他的神色才有了些许转变,从起初的惆怅逐渐转为疑惑,但并不明显。

    离感到这副战甲莫名有些熟悉,他思索了一番才突然想起。这个战甲就是昨日来提醒自己的那个低沉声音的骑士,但他一直以为那是一位胡渣满面的大叔,可没想到真实的他却比自己想象的年轻了很多。

    “克里?你怎么在这里?”

    突然尤利娅从两人身后冲出,她看到黑甲骑士时也愣住了半秒。但不久就恢复了原本的严肃。见到尤利娅的出现,那被叫做克里的黑甲骑士并没有过多的关注。他将手中的卷轴在尤利娅眼前晃了晃。

    “我来找凪璃大人汇报调查情况,但她似乎不在神语室。不过。。”

    说完克里用奇怪的眼神看向了离和凪璃,特别是盯了一眼两人的手。克里的出现让尤利娅有些紧张,她也看了看凪璃和离的行为。正准备为此辩解什么。

    “正好凪璃大人在这,我也好交差了。”

    克里似乎直接无视了离和凪璃的行为,只是一心想要汇报自己任务的结果。这让一直悬着颗心的尤利娅顿时送了口气。

    “幸好看到的是克里,不是那家伙。”

    她悄悄在凪璃的耳畔说了几句后,便退回了约瑟夫身边。而她的提醒的确起到了作用,凪璃松开了紧握住离的手。又变回了曾经那个威严优雅的圣女。

    “那克里大人您也跟着我们一起来吧,有件事正好需要您一起见证。”

    “嗯。”

    跟在凪璃身后,墨离和克里三人站在了一排。没有牵着凪璃的手也让离感到自在了许多,至少不用那么拘谨。

    “看来,你没事啊。”

    就在离还有些回味与凪璃牵手的触感时,一旁的克里那富有磁性的低音就在他耳旁响起。离转头看向一旁的克里,他并没有看着自己只是一直盯着前方。

    “承蒙大家的帮助,我算是暂时保住了这条命。”

    “是吗,那还是值得的。”

    两人的交流至此结束。再次穿过一处拐角后,凪璃终于停下了脚步。这是一处十分空旷的密室,只有那琉璃的穹顶透过光照亮大厅。在那穹顶之下,一汪清澈透亮的泉水正不断涌出中央那座布满苔藓的古老雕像,可能是太过久远,那雕像已经无法看清容貌,但依稀可见是一位高贵的女神像。

    整个密室除了石像与泉水几乎没有任何装饰与家具,只有墙上上那一幅幅不知歌颂何物的奇怪壁画。走在密室内,每一次的脚步都回发出清晰的脆响。

    “请就地坐下吧。”

    凪璃轻轻漫步到石像前一处被泉水包围的突出平台。再将权杖放在一旁的木架上后,便正襟危坐在大家面前。约瑟夫和尤利娅也十分严肃的端坐在石像之前,而克里则有些显得不悦,坐的十分随意。只有离不知该用何种坐姿面对,只好盘腿坐在了三人中间。

    “对于今天这件事,也许我应该召集骑士团所有的人。但这恐怕会等待很长一段时间,所以我就擅自作出这个决定。”

    凪璃十分郑重的向四人表达着自己想法。就在四人有些好奇是何事需要召集所有骑士团的人时,只见凪璃不慌不忙的站起从自己身后涌出的泉水中拔起一把银色细剑。这柄被银色螺旋状的饰物所缠绕的长剑一出泉水便让离身旁的三人露出了同样的表情。

    约瑟夫有些吃惊的直接站了起来,他死死盯着那缓缓离开水面的银色长剑,脸漠不关心的克里也被凪璃的举动所震动。就连一直冷着脸的尤利娅也有些不解的看向凪璃。只有离一脸好奇的打量着几人吃惊的神情。

    “凪璃,你这是?”

    约瑟夫有些疑惑的向凪璃询问道。

    由于凪璃一直被面纱笼罩着容貌,所以他们无法知道凪璃现在的表情。但凪璃似乎并没有打算停在手中的行动。

    “凪璃,你知道拔出这把剑意味着什么吗?”

    约瑟夫的语气变得有些低沉,他一改笑容变得严肃起来。可凪璃已经完全将银色长剑举在了手中。她十指紧握住银色长剑的剑柄,转身看向了四人。不顾约瑟夫有些阻拦的话语,她庄重的离开了石台径直走向了离。

    见到凪璃举着银剑朝自己走来,离也意识到了事情并不简单,他连忙站起看着愈发接近自己的凪璃。

    最后凪璃停在了离不远的地方,她先打量了一番整把长剑,最后又将目光放在了离的身上。

    “圣辉闪耀于银刃,神语指引向苍穹。”

    听到这句话,约瑟夫叹了口气,他知道自己已经无法阻止少女现在的行为了。他顺从的单膝跪倒在了凪璃身旁,而尤利娅和克里也十分顺从的向凪璃展现自己的忠诚。离见势有些不对,立马学尤利娅和克里单膝跪倒在了凪璃眼前向少女自己的敬畏。

    “命运指引剑与你辉映,你可愿背负那不可抗拒的命运?”

    这是一个必须回答的问题,离低着头沉思。自己的命运在坠落碑谷之时就已经转动。神与创力,西斯兰亚的故事。这一切都是离曾向往的幻想,而如今面对救助自己的少女,自己所经历的一切这一切都是命运的安排,而命运也指引了自己与她相见。

    离意识到了凪璃现在所做的事,这会改变自己在西斯兰亚的命运。虽然有些担心,但他仍然选择了相信眼前的少女。

    “我愿意。”

    离不在犹豫,他说出了心中的答案。

    凪璃十分满意离的回答,她点了点头将手中的长剑轻轻压在了离的右肩。

    “亚述的第十三位骑士,你可以愿忠诚于女神与阿斯兰。”

    “我愿意。”

    离没有过多的思考,眼下的他需要一个安稳的生活。如果选择成为骑士,也许自己就能有充足的时间来寻找耀和汐雅。也有更多的机会去接触内心的疑惑,而现在另一个或许能帮自己解决疑惑的人就站在自己眼前。那个似乎可以和女神沟通的少女,她应该能帮到自己不少忙,所以他决定加入一个安定的组织。

    “愿圣辉照耀你的命运,离。欢迎你加入阿斯兰骑士团。”

    突然进行的仪式似乎结束了,约瑟夫,尤利娅和克里三人却没有起身。约瑟夫仍然不解的看向凪璃。

    “凪璃,你这般是否太过于轻率了?阿斯兰骑士团的入团仪式必须要皇室和民众一起见证。况且加入骑士团还需要证明他有足够的实力,但现在我们尚未了解离的真实实力。这样的决定是不是太草率了。”

    约瑟夫向凪璃提出了一长串的质疑,但凪璃并没有立即回答他的疑问。待将手中的银色长剑重新插回泉水之中后,她从看向了约瑟夫几人。

    “这是我的决定,约瑟夫爷爷,我相信。离身上有着特殊的力量。”

    约瑟夫看向不远处一直单膝跪地的离,又看了看自己身边的尤利娅和对面的克里。。凪璃的态度是肯定的,她对自己的行为没有任何的悔意,所以自己必须找到两全的方案。

    “既然是凪璃你的决定我不好反驳,但我建议离必须经过克里和尤利娅的测试,如果他真的有着特殊的力量,那我们就接受他加入骑士团,不过这个身份必须对所以平民隐瞒,我会找机会告诉皇室的。但是如果离并没有特殊的力量,他可以得到骑士团的保护,但不能参与骑士团的行动。”

    约瑟夫久思后便提出了自己的意见。这番意见让凪璃短暂的沉默了一段时间,她看了看尤利娅和克里,又看向了离。才缓缓开口道,

    “离,你愿意和克里与尤利娅进行对抗吗?如果,”

    “我会尽力一战。”

    离听完约瑟夫的话后,也明白了凪璃刚刚的行为的草率。自己加入那骑士团必然不会那么轻松,而自己的能力自己也尚不明确,所以他还是有些担心和克里,尤利娅的对抗。但凪璃却相信自己,这给他带来了不少勇气。也许自己身上真有特殊的力量。他也认同约瑟夫的提议。自己现在应该在大多数平民眼中只是一个罪犯,而自己突然成为骑士团的一员必然会给整个骑士团带来风波,所以他也认同自己应该隐瞒身份。

    “那便按照约瑟夫爷爷的安排去做吧。”

    “那,对抗就安排在明日的骑士团训练场吧。离,今天应该很疲惫了吧。我们就不打扰凪璃你休息了。”

    众人起身准备向凪璃道别。

    “请让离留下来一会儿吧,约瑟夫爷爷。”

    凪璃看了看约瑟夫。

    “我想和他单独说些话。”

    凪璃就像能读出自己的心思般,离有些纳闷的看向凪璃,自己的确有些问题想要向她询问,但约瑟夫已经提议离开,那自己也没有太多的权利去反对。但如果是凪璃的请求,约瑟夫必然会同意。

    面对凪璃的请求,约瑟夫没有思考便同意了。将密室留给了离和凪璃两人,自己带着克里和尤利娅快速离开了密室。

    空旷安静的密室内,离不知该如何开口,他觉得气氛有些尴尬,他不停在脑中组织着语言,本来一直想要询问的问题,此刻却不知从何说起。凪璃就像在等待着离开口般,自顾着将手伸向了身后的泉水,轻轻捧起又放下。

    阳光透过屋顶的半透明琉璃,行程那一束束光照耀在密室的地面,少年静静仰望着

    远处高贵温柔的少女,古老的石像注视着他们,注视着那不可视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