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八读书网 > 都市小说 > 佛系1重生记 > 正文 27.饭后余话
    一桌子除了屈奕臣一个男的,其他都是女的,正儿八经的阴盛阳衰,看着这场景屈奕臣也感到好笑,成年后结婚,自家同样是阴盛阳衰,就家主他本人是个男的。

    这桌上的场景也好似现在农村的缩影,男的都出去打工找钱,妇女留在家里照顾孩子家里的田地,阴盛阳衰。

    也正因为这样,农村人有自己的狡黠,平日里邻里之间拌嘴吵架骂街也是常事,但互帮互助也是真的。

    屈奕臣吃过晚饭了,可是喝了不少啤酒涨肚子,走了一通路回到家里,现在又饿了,还好晚上屈奕舒做了不少菜,煮的是稀粥,量大管饱,估计是想好好犒劳犒劳读书辛苦的他,否则多出两双筷子,饭菜指定不够。

    吹着还有些发烫的稀粥,屈奕臣边喝粥边听她们讲话。

    胡侃几句社里的闲话,张丽荣就把话头提到了闷头苦吃的屈欢身上,这小姑娘年岁小,本身家里跟屈奕臣家关系就好,自然不懂客气,一个劲儿的夹菜吃,张丽荣有些不喜。

    “你看看她,读书不使劲儿,吃饭来劲得很!”

    “小娃娃正在长身体,多吃点,欢欢,不要客气!”李桂玉笑眯眯的给屈欢夹了肉。

    “就是!欢欢这下越长越好看咯!”屈奕舒也笑呵呵的夸赞屈欢。

    “个头长高了一些,现在都差不多有我高了!唉,就是学习不怎么样!欢欢,你要好好学习!你看看你臣哥,成绩好得不得了,今后是要上大学的呢!”得,这就到了屈奕臣身上,屈奕臣对此熟悉得很,她们其实根本不知道屈奕臣的成绩好坏,只是社里同龄的娃还在念书就屈奕臣,因而她们就单纯的认为屈奕臣读书成绩好。

    “他啊好个屁!能不能考上大学还两回事!”李桂玉其实有几分骄傲,她对于屈奕臣的成绩能不能考上大学一知半解,也不太清楚,可是毕竟这是一个读书人,多少有点自豪,当然话对外人讲就不能回答“是啊,我儿子就是棒,今后是要上大学的!”

    只有屈奕舒明白老弟考大学怕是要花上不小的力气才行,可现在的场景能实话实说吗?!不能啊,这台子是拆不得的。

    屈奕舒只好默不作声的吃饭。

    “妈,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我能不能上大学?!那还不是必须的嘛!重点可能有点难度!一般本科还是没问题!专科我就不考虑了!”重生以来很少装叉打脸,今天屈奕臣豁出去了,装个叉先,反正他坚定不移的相信自己未来按照轨迹是要上一般本科的。

    张丽荣立马羡慕得不行,“哎呀,臣臣读书就是可以!看嘛!看嘛!他小的时候我就晓得你们家要出一个大学生了!”

    这套路怎么都一样的,屈奕臣哭笑不得,小时候他成绩差得不行,年年要吃竹片炒肉的。

    “欢欢,你暑假好好让你哥给你补补课!你也晓得我们家的情况,你难道想跟妈一样面朝黄土背朝天?!你一个女娃娃家家!读书才是你的出路!你看你舒舒姐中专,你臣哥要上大学,你也要给老子争口气!”

    张丽荣这波现场教育让屈欢简直抬不起来头,她姐姐屈丽已经出去打工了,她还真成了唯一的希望。

    屈奕舒狠狠的瞪了一眼屈奕臣,“不吹牛你要死啊!”

    “欢欢,不要气馁!这次没考好还有下次,重要的是要吸取经验教训!”屈奕臣亲哥哥般的抚摸着屈欢的头,语重心长的劝慰。

    “我还要咋个考好嘛!”屈欢一脸无奈状,“这次期末考试我全年级第一,难道真要做到科科满分?!”

    屈奕臣唰的一下愣住了,敢情我装了半天叉,还不如你们母女会装?!

    年级第一名叫什么成绩不怎么样?!这不埋汰我么!

    这个堂妹关系是确实极为亲近,但对于堂妹的成绩屈奕臣在前世就不太清楚,细想一下觉得不对啊,堂妹考的大学可不怎么的,专科学校而已,难道这后来上高中成绩不行了?!

    屈奕舒撑不住的想笑,“可以啊!欢欢,好好念,今后考个重点大学给你哥看看!”

    屈奕臣瞬间对和蔼可亲的荣嬢好感度降到了零,你说你大家这么熟,你为什么要这么客气?!为什么要说屈欢成绩不怎么样?!害得我这装逼装过头了!

    “第一有怎么了?!第一就可以骄傲?!你这是鸡窝里长得高的鸡!拿到县城里啥子都不是!”张丽荣严肃的教训道。

    “欢欢都考那么好了!你还在教育?!吃饭吃饭,不要听你妈的话!以后你肯定能考大学!”李桂玉又给屈欢夹菜,她是真高兴,好朋友的女儿有出息。

    “谢谢大妈!”屈欢客气了一句,自顾自的吃饭,不理自己的妈。

    “看看,看看!你看她这脾气,跟她爸一模一样!”张丽荣没奈何的对李桂玉说。

    “哪个娃娃不是这样的!这么多人,欢欢不要面子啊!你就不要说她了!吃饭吃饭!”李桂玉劝解道,她情商真的有点低,丝毫看不出来张丽荣是在大家面前骄傲呢,而她还真以为张丽荣在教训女儿。

    吃饭,屈奕臣巴不得停止这个话题,娘的,这次装比是失败了。

    用罢饭,屈奕舒收拾碗筷,屈欢回家做暑假作业,张丽荣没说走,改而兴致勃勃的跟李桂玉商量起了去县城做生意。

    “臣娃,你有啥好建议没有?!”张丽荣是因为屈奕臣在家所以故意这个时候商议的,她已经听说了一切,李桂玉觉得屈奕臣的主意没什么大不了,但是张丽荣脑瓜子要灵活得多,他觉得屈奕臣是个有能耐的孩子。

    “他懂都不懂什么生意呢!”李桂玉插话道,语气颇为鄙视。

    屈奕臣见怪不怪,她这个老妈性格已然养成了不少,想改真还不容易,前世两母子拌嘴多,话语上她鄙视屈奕臣,其实心里又是另外一杆秤,说白了很多时候不过是过过嘴瘾,逞下强。

    “要说意见其实我没有什么意见!要求稳的话,就走街串巷!要说激进一点的话就得承担风险,租个门面在门面做,这条路相对来说你们要少辛苦一些!……”

    屈奕臣话音未落,李桂玉就连连摇头,吆喝道,“要不得,要不得!租门面的事情再等等!那可是不小的一笔钱呢,要慎重!”

    她不是不想开,而是按照计划想要先适应一下城里的环境,然后再决定开与不开。

    有胆但也谨慎,屈奕臣倒是认可老妈这点。

    “我跟你的意思是一样的,现在还不到时候!等你们把地方混熟了再说吧!小食店其实赚钱容易,但也有例外,比方说店铺的位置,这个很关键的!位置差了小食店做不起来也是极可能的事情!所以我觉得你们先走街串巷,摸摸底,看看哪个地方人流量大,然后再做决定!”

    “铺面小一点都无所谓的,有个十多平米二十平米也是可以的!投入的成本不会太大,等以后咱有钱了,直接买一个门面来做,自己的门面不担心任何问题!”

    “另外开了店就得去拿营业执照、卫生许可证之类的,这个是不能少的,做生意要正正当当!”

    “这个我们晓得,我们晓得!都打探得一清二楚!”张丽荣的回答让屈奕臣有些意外,没想到这两个中年农村妇女居然灵动的把工作做在了前面。

    “那就好!说真的,其他的我也没什么建议!做这门生意就是特别辛苦!”

    “那也比当农民强!老子成天起早贪黑的,能挣几个钱,连挣你学费都不行!想当年老子卖菜也辛苦,可是再辛苦那也比当农民强,又能找钱,要不是你们姐弟俩在家,我宁愿去卖菜!”李桂玉截口道,她是不怕苦的,就是怕不挣钱,老实说儿女是把栓在了农村,否则早出去找钱了。

    说到底她仍旧是想承担哺育儿女的重任,以弥补那些年的亲情损失,只是在农村真是力有不逮,现在屈奕臣懂事了,她倒是真愿意出去开创一番事业,别人家都过过好她就想让自己家过多好。

    “行,不怕苦就行!剩下的你们自己商量吧!我不说了!”屈奕臣举手投降,按照以往的惯例就因为这样的话头,母子俩是要争执一番的,老妈说我是为了你们才留在农村,让儿子感觉好像耽误了当妈的“钱程”,于是自然要驳斥,说什么“养儿女天经地义”等等云云。

    吹着口哨出门逗小花去,李桂玉和张丽荣则把各种细节说了几百遍,胆子又大胆子又小,屈奕臣在门外听着不由得暗笑,就说老妈自诩自己见过世面,不过也如此而已嘛!

    这么小的事情有什么值得翻来覆去的斟酌研究的?!

    不多时,屈奕舒家务活做完了,也上了饭桌,三个女人你一言我一句的讨论,屈奕臣无法淡定了,尖着耳朵听,不知道李桂玉对屈奕舒的拉拢已经到了什么地步?!是不是已经说好了呢!

    听了几句,屈奕臣就清楚了,这屈奕舒还真被拉拢了。

    “唉唉唉,妈,荣嬢!你们让姐跟着去行吗?!她细皮嫩肉的还能去蹬三轮还是给你们卖吃的?!”屈奕臣闯进屋子里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