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八读书网 > 玄幻小说 > 灵寄囚羽 > 正文 第八十九章 太阳墓·天之涯记(上)
    孟良凡想去彼岸花涧的天之涯走走,便和大家商量,征求意见!

    提修说,“彼岸花涧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只是这个天之涯我是真的没去过,仅仅在上次听锁离提过!既然现在我们找不到无极之门,不如就去彼岸花涧走走,也不是不可以”

    寒苏也说,“我们在洗灵池海的七个角落守护了亿万年,这里相当于自个的家,居然连自家什么情况都搞不清楚,还要出去干什么?既然天之涯有换囚羽转生的方法,说不定也有无极之门的下落”

    孟良凡想把老铁他们留在织镜天,只与提修和寒苏去闯闯天之涯。

    众人不答应,都说生死与共,要走大家一起走之类的话。

    贾四为说,“彼岸花涧的天之涯,同是洗灵池海海水漫布的大陆,既然你们魂魁在这里生活了这么久,那还有什么危险呢?一路风风雨雨都淌过来了,还怕一个简简单单的天之涯?寒苏不也说了,都是在自家屋里,难道在自家屋里,也会怕神怕鬼吗?”

    孟良凡早就预料到他们不答应留下,哪怕三天两天,他们都会说那是度日如年。最后,也只好便拎着众人来到了彼岸花涧。

    这里被囚羽烧过之后,彼岸花生长得更加旺盛。在孤狼星的光芒之中,微风也喜欢调侃那袅袅娜娜的彼岸花之姿。

    “原来这就是彼岸花!生长在阴阳交界的花”莱亚不禁感叹!

    良玉欢喜起来,“我来过这里,我觉得这里挺美丽的,非常唯美!没想到,今天又再次来到彼岸花的天堂。哇,简直太美了!”

    贾四为给大家解释,“彼岸花又名曼珠沙华,寓意‘恶魔的温柔’,花开有黄白红,花和叶永不相见,所以又寓意一种天人相隔!”

    “天人永隔?好一个天人永隔”提修不禁伤感,“昔日锁离就住在这彼岸花涧,囚羽死后,她在这里又徘徊了上千年……”还未说完就冷冷的笑了笑。

    贾四为说,“在日本的民间传说中,彼岸花是自愿投入地狱的花朵,但被众魔遣回以后,仍徘徊在黄泉路上,众魔不忍心,便同意让她们开在这条路上,给离开人界的魂们一个指引与安慰。地狱少女阎魔爱,就喜欢这种花,她以花为枕,枕梦花开处……”

    众人走了一会儿,便看到了一株白色的彼岸花,在一片鲜血中,格外耀眼。那花抖了下身体,放出一阵白光,在空中落下了一串字:心一叶,叶已枯,思君千年忆无涯;痴情悔,悔不如,阴阳入世彼岸花!

    祝清婷紧紧抓着孟良凡的手,“这不是锁离吗?”

    提修疑问:“这株花难道是锁离?囚羽纵火之后,她在此处长出了一株彼岸花?”

    寒苏劝她,“锁离既然在无尽之海,恐怕这是她以前就留下来,即便遭遇了大火也没有将她烧尽,所以现在才又重新开花!我们就让她在万花群中,彼岸花涧,就此长眠吧!不要打搅她,快点离开吧”

    众人离开,贾四为说,“白色彼岸花,又称曼陀罗华。曼珠沙华生在地狱,象征死亡,而曼陀罗华传说是生在天堂,是一种重生!但愿你们所说的锁离能早脱苦海!就此重生”

    众人惋惜,感叹了几句!

    祝清婷将孟良凡牢牢抓住,孟良凡多情的看着她,轻声对她说,“一切都过去了,别担心!你是我的婷婷,永远都是!”

    老铁说,“既然这花被你们说得那么邪乎!我看不如再放一把大火,直接烧个干净!也省得大家提心吊胆的,岂不更好?”

    莱亚和良玉挽着问天一起走,自从昨天晚上和老铁吵架之后,莱亚怎一个难受了得。挽着问天那个闷葫芦,借此好好气气老铁。老铁不理她,心里想,她就是个朝三暮四的主罢了,曾经在地牢里度过生死,现在却把自己忘得一干二净。

    幻影不怎么听他们唠,一边走着,手里一直把玩着一个奇怪的十字架。老铁注意到了,走过去便问幻影,“你也信仰耶稣吗?”

    “耶稣?他是谁呀?”

    老铁胸前也有个十字架,便掏了出来,“这是我父亲送给我的,我不相信这些神棍,但是我父亲说这是上帝耶稣的十字架,是对世人的爱和救赎,我父亲死了之后,我就一直带着,一直不舍得扔”说着便难受起来。

    老铁看了看莱亚他们,又继续对幻影说,“但愿上帝真能救赎世人才好,上帝若能救赎世人,就应该让世人多长一只能辨善恶忠奸的慧眼,也好过让我看错了人!”

    “上帝给了世人一双慧眼,有些人却把它戳瞎了。你说对吗?良玉?”

    良玉看了看他们,不知道该怎样回答,“世人怎么会有慧眼,只有问天哥哥才有!”

    幻影奇怪的看着老铁,“我不太懂,不过我的这个不是十字架,而是很厉害的宝贝”

    “什么宝贝呀!”

    “以后你就知道了!现在不告诉你”

    众人来到彼岸花涧旁边的一条小河,提修告诉大家,“这条小溪来自不远处的山间,所以这条河就叫彼岸花涧”

    “提修,这不是小溪吧?”孟良凡看着眼前宽广的河水,河水之外是一座云气环绕的小山,走了这么久,终于看见一座小山,复而指着那座小山问提修,“上面是哪里?”

    提修说,“哪里是锁离的住处-飘渺”

    “额额,飘渺?这名字?”

    “怎么了?”祝清婷问。

    “婷婷,你看过《红楼梦》没有”

    “没有,他们有关系吗?”

    孟良凡说,“飘渺者,.随风飘扬,随水浮流,是一种虚浮,渺茫!《红楼梦》中,薛宝钗就住在蘅芜苑;林黛玉也住在潇湘馆……”

    老铁走了过来,“孟良凡,都说书中自有颜如玉,怎么?读书读多了,倒惦记上书中的颜如玉了?你身边就有如此颜如玉,你还不知足,非要把书中的颜如玉住在哪里都记得清清楚楚,难道是怕晚上做梦,去找颜如玉的时候,走错了房间?被撵出来?……”

    “滚犊纸,一边待着去!你倒是不缺颜如玉,因为你就从来没有珍惜过!”

    祝清婷“扑哧”一笑,脉脉看着孟良凡,“当年读书的时候,就差《红楼梦》没有读过,你刚才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小凡?”

    “衡芜苑偕音恨无缘,薛宝钗和贾宝玉之间注定了没有相守的缘分,林黛玉居住在潇湘馆,偕音香消玉殒,所谓冷月葬花魂,遗憾而死……”

    “小凡,咱们不说他们了!我们继续走吧!”

    “婷婷,那我就不说了,比起书中的人物,我可幸福多了!”

    寒苏说,“你们也别秀了,我这一路看过来,简直受不了!你们收敛点!”

    贾四为补充道,“寒苏说的是,你们呀!啧啧,哎!……就给我们这些单身狗留条活路吧!”

    老铁问贾四为,“哟,感情你这是思念春天了?”

    贾四为不语,众人朝着缥缈继续前行,良玉从后面跳了出来,跳到大家的面前,一面看着他们,一面往后退,高兴坏了,“今天我总算开了眼!”

    祝清婷说,“小玉,你那一天没有挣开眼?睁不开眼,那是你还没睡醒的时候!”

    “不是的,不是的,你们不知道,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彼岸花。你们看,这里除了彼岸花,还是彼岸花,山上河边无穷无尽,简直壮丽!以前,爸爸带我去浪漫的法国普罗旺斯,哪里开满了薰衣草,但也没有这里壮观!”

    “良玉,父亲和母亲带你去哪里干什么?”孟良凡问。

    “当然是度假呀!不过他们老是把我支开!就像现在哥哥和婷婷姐把我支开一样!哼……”

    孟良凡和祝清婷看了看彼此,众人捂着嘴笑了笑,良玉好奇的问,“你们笑什么?我都快十六岁了,我也是个大人,我懂的!我也要找到我的白马王子!哼……”

    良玉做了个鬼脸,转过头去,想到什么转身问了出来,“你们知道薰衣草的花语吗?”

    “等待爱情!”贾四为抢在众人之前,脱口而出,四十五度转头,看着背后的天雷剑,不再说话。

    老铁走过去拍着他的肩,“爱,还没来,四为呀,你再等等吧!”

    老铁说完,众人又笑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