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八读书网 > 都市小说 > 妖娆炼丹师 > 正文 第092章 初吻没了
    第092章初吻没了

    “我的酒比你的更烈一些。”华如歌擦擦嘴角道。

    “再来。”拓跋睿把碗一递。

    “你学的倒快。”华如歌说着又给他满上。

    月色上,房顶上,不断传来瓷碗相撞的声音,但是谈话却并不多。

    华如歌很快就醉了,大着舌头开启了话唠模式。

    “以后咱不鸟那狗屁皇帝,再有宴会你叫我去,看我不给他砸的稀巴烂。”

    “再不高兴咱就给他玩篡权,把他扒光了扔到林子里去。”

    “诶……你怎么不说话呀,喝醉了吧?”

    她迷迷糊糊的看着拓跋睿。

    “我就知道这酒太烈了不适合你,我怎么看你直晃呀,别从房顶上滚下去。”华如歌一边说一边向他那里走去,因为自己在晃就觉得人家也在晃。

    拓跋睿真怕她一个不小心滚下去,干脆一把将她拉住扯到自己怀里。

    “你个大尾巴狼,休想对我意图不轨。”她指着他的脸说。

    拓跋睿握住她的手指,真想意图不轨。

    “谢谢。”他轻声说。

    华如歌迷迷糊糊没听清楚,打着舌头问:“你说什么?”

    “好还有你。”他紧紧的将她搂在怀里,再不说话。

    “听不到……”华如歌咕哝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在他怀里睡着了。

    她第二天起床只觉得头疼欲裂,也不知道是酒太烈还是买到假的了,反正她现在难受的厉害。

    她想起身,却发现自己的腰上横着一条手臂,箍的紧紧的好像就怕她跑了。

    她瞪大眼睛转头只见拓跋睿默默注视着她,他好像已经从昨天的沉郁中缓过神来,眸色再度明亮,温柔的打在她的脸颊上。

    华如歌眼睛瞪的更大。

    发生了什么?

    “早。”他轻声说。

    “拓跋睿,你昨晚没对我做什么吧。”华如歌诡异的发现自己的胸部隆起,个子明显矮了,化形丹失效了才会这样!

    而且两人现在只穿着中衣!

    “既然早晚都是要做的,早一点又有何妨。”拓跋睿丝毫没有做为君子的觉悟。

    “你敢!”华如歌说着便要起身。

    “还早,不急。”拓跋睿搂着她的手一点都不放松。

    华如歌知道不能和他来硬的,眼睛一转道:“我是来给你送礼物的,你要放开我,我才能给你。”

    “你就是最好的礼物。”拓跋睿干脆一翻身将她压在身下,摩挲着她的小脸。

    华如歌被他吓的浑身一僵道:“拓跋睿,你要是真对我做了什么,我不会放过你的。”

    “那就不放过好了。”拓跋睿抓着她的双手,低头便吻了上去。

    他昨晚忍着没有趁人之危,现在她醒了,他可不能再轻易放过她了。

    华如歌想躲奈何身子被禁锢,完全动不了,被他一下吻个正着。

    两唇相触,那种麻麻的感觉让两人都微微一怔,随即拓跋睿好像是上瘾了,叼着她的唇瓣便不放了。

    华如歌在迟钝两秒钟之后才意识到自己被非礼了。

    他他他……竟然敢这么明目张胆?

    “唔唔……”她不断想逃,奈何他穷追不舍,将她里里外外吃了遍。

    “拓跋睿,你这是非礼!”华如歌脸色绯红的瞪着他。

    “要不然,我也让你亲一下。”拓跋睿想了一下,觉得这样很合理。

    华如歌差点气吐血,决定不和他纠缠,“你放开我,我要走。”

    “不走行不行?”

    “不行!”华如歌有些气恼。

    拓跋睿放开她。

    华如歌翻身下床,穿了一件新衣服转身就走。

    拓跋睿摸摸鼻子,如果此刻能看到他的耳根,会发现那里微微有些红潮。

    华如歌走到门口,想了想又站住了,翻手将玉佩扔给他,气呼呼的说:“不喜欢就扔了吧。”

    拓跋睿接过玉佩,笑了。

    从储物空间中拿出备用的化形丹服下,华如歌才走回学院,一路上都在吐槽拓跋睿的无礼和霸道,脸颊微红很久才褪去。

    学院的演武场上人声鼎沸,华如歌进来才想起里,今天不就是三天后选拔的日子嘛,她要再晚点回来就错过了。

    虽然注定入选的人并不多,但是几乎所有人都参与了,演武场中间开始了第一轮的抽签,华如歌赶快排队跟上,将早上那乱糟糟的事暂时抛在脑后。

    “哥哥你昨晚去哪了?我今天叫你的时候你都不在。”蓝冰儿赶快跟在她的身后问。

    华如歌咬牙,“去燕春楼喝酒了。”

    她就当自己是花钱找了个小倌轻薄一下!

    蓝冰儿一脸的疑惑,她自然知道华如歌是不回去燕春楼,但闻言还是点头道:“哥哥以后还是少喝酒吧,不安全。”

    是非常不安全!

    特别是和大尾巴狼一起喝!

    见华如歌脸色不好看,蓝冰儿小心的问:“哥哥你不会真的遇到危险了吧?”

    “没有!”

    比危险更可恶!

    “那就好。”蓝冰儿点头。

    一点儿都不好!

    华如歌的小宇宙在燃烧。

    抽签很快结束,华如歌好巧不巧的又对上了华如月,她已经能感受到华如月那愤恨的目光了。

    她有自知之明,肯定胜不过华如歌,肯定在第一轮就被淘汰。

    华如歌则是懒得理她,坐在台子边上发呆。

    初吻就这么没了……没了……

    让大灰狼叼跑了!

    那边华如月脸色很快就好看了,她对着一个男子道:“给我狠狠的打,这是擂台赛,谁也不得干涉。”

    华如歌奇怪的抬头,却看到华如月得意的望向她。

    打谁?

    不远处,蓝冰儿的脸色很不好看。

    华如歌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把她叫过来道:“华如月身边那男人就是你的对手吧。”

    蓝冰儿点头。

    那人是四阶,而蓝冰儿仅仅是三阶,又不是相克的属性,怎么看都不是对手。

    “好汉不吃眼前亏。”华如歌无奈的摸摸她的头道:“要不然认输吧,你天分那么高,以后有的是机会。”

    蓝冰儿一直低着的头抬了起来,坚定的摇头:“不,哥哥,我要试试。”

    “你不是我,足足差了一阶赢不了的,咱不逞能。”华如歌劝着。

    蓝冰儿还是摇头道:“冰儿可以不逞能,但绝不能给哥哥丢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