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八读书网 > 都市小说 > 妖娆炼丹师 > 正文 第114章 再次招揽
    第114章再次招揽

    很快华如歌和罗晨就站在了台上。

    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水克火,而克水的便是土。

    华盛雄身在高位并没有在开始就关注比赛,更加不知道华如歌除了火属性,还有土属性。

    一般相克属性都可以越级挑战,更何况华如歌本就强悍,所以这次吃亏的必然是罗晨。

    罗晨调整好自己的状态,率先出招。

    十几条冰锥向着华如歌刺去。

    华如歌早早的给自己施展了一个土系的护盾,冰锥虽然攻击力强,但土系防御力更强,又是相克属性,所以在撞上护盾的冰锥很快便化为元素能量消散在空气中了。

    在施展完护盾之后,华如歌甩手便是一条三阶的火龙,罗晨用水龙迎上,却发现并不比这火龙强太多。

    华如歌的火焰力量并不同于其他,更加强悍。

    “双系?”华盛雄一惊道:“她是双系,而且还都达到了六阶?”

    身旁有陪同的官员道:“这个学员我们了解过,她几乎是全系,囨只有火系和土系的境界高,其余的不值一提。”

    “这还不值一提?一个人要有多变态的天分才能双修,她竟然还兼修那么多系,这简直是天才中的天才。”华盛雄几乎是吼出来的。

    堂堂临时仲裁表现的如此失态,可见华如歌的实力让他有多震惊。

    身边的官员被他喊的连连点头,再也不敢说话了。

    “此等人才怎么能不为我所用呢。”华盛雄平静下来之后,一副思索的神色。

    “国公若是想用此人还不是说上一句话,他就乖乖来投效了。”身旁的官员拍马屁道,他之前已经惹了国公爷不悦,现在自然要说点国公爷爱听的。

    结果听了这句话华盛雄的脸明显黑了,这无疑又让他想起华如歌在那么多人面前让他难堪的一幕。

    那官员心下一凛,自己明明说的是好话,这国公爷怎么好像比刚刚还生气了,他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一会儿比试结束你想办法带她来见我。”华盛雄吩咐。

    官员心中一喜,道:“下官一定办到。”

    终于有机会将功补过了。

    “记住,态度要好。”华盛雄又叮嘱了一句。

    那官员有些奇怪,但看着华盛雄的目光还是连连点头应着:“是,下官注意。”

    “如果这事办砸了,你明天就告老还乡吧。”华盛雄冷冷道。

    那官员吓的一脸汗,立马道:“下官一定能办好。”

    华盛雄皱皱眉,抬头看向场上。

    罗晨完全攻不破华如歌的防御,很快就被华如歌用两系魂术给打到场外了。

    他算盘落空,两次被华如歌一个小娃娃占了上风,心里不痛快,但想想自己如果能将她收为己用,那就另当别论了。

    华如歌偏头见他神色变幻不定,心里生疑,他又在算计什么?

    她这边结束,苏念夏也顺利进了级。

    在之后是茅俊,他和同时一星的学员战斗,一番苦战下来终究是赢了。

    不过晏子兴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他因为没有突破,遇上一星战师战败了。

    大家凑过去安慰他。

    他却是擦了擦将长剑入鞘道:“没关系,只要我活着,就会以后会有。”

    其实能厮杀到这的实力都很高,晏子兴应该是早早有准备的。

    茅俊拍拍他的肩膀道:“晚上,我请你喝酒。”

    “那得要齐天楼的百年酿。”晏子兴难得和他好好说句话。

    茅俊立马应道:“千年酿也不是问题。”

    最后的角逐要在歇息三天后开始,比赛完大家就要回去了。

    不过这时候刚刚在仲裁台上的老迈官员走过来的道:“华如歌,跟我过来一下。”

    “王大人,有什么事吗?”华如歌上前扶了他一把,才问。

    王大人有些惊诧,听了华国公的话他还以为这小伙子脾气很差,没想到这么有礼貌,一看就是个好说话的嘛。

    “你跟我过来就知道了。”他尽量好声好气的道。

    华如歌点头,扶着他道:“慢点。”

    王大人觉得现在这样懂事的年轻人不多了。

    竞赛场是有仲裁休息房间的,里面一应俱全,好像度假场所。

    华如歌跟着王大人走进来,就看到厅中正在沏茶的华盛雄,也立马明白了是谁叫自己来的了。

    “国公,人我请来了。”王大人恭敬道。

    华盛雄一抬头看到了华如歌,满意道:“下去吧,我和这位小兄弟单独谈谈。”

    王大人又躬了躬身,而后关上了门。

    “国公爷找我有什么事吗?”华如歌上前问,口气听不出异样来。

    “小兄弟你坐下,我们好好谈谈。”华盛雄亲切道。

    “谢国公爷。”华如歌不动声色的坐在他对面。

    两人面前一个小几,华盛雄将亲手沏的茶端到她面前道:“雪山产的仙茶,尝尝味道如何。”

    “国公爷的茶自然是好,但您找我来不仅仅是为了喝茶吧。”华如歌看了看那茶杯,没碰。

    华盛雄却不生气,笑了一声道:“我就喜欢小兄弟这样直接的人。”

    华如歌没接话。

    “今天找你来的确是有事,上次在那么多人面前提要招揽你是我冒失了,我在这给小兄弟赔礼。”他说着举了举茶杯。

    华如歌想了下道:“上次是晚辈得罪了,国公爷莫怪就好,至于这赔礼晚辈是不敢受了。”

    “哈哈,小兄弟理解就好。”华盛雄说着喝了一口茶后将茶杯放下。

    华如歌不胜其烦,却不想在听到他目的之前离开。

    “之前是我小瞧小兄弟的报负了,你这等人才自然是要进入集贤馆了,华家还是太小了。”华盛雄说着。

    他觉得自己已经猜到华如歌之前拒绝自己的原因了。

    “国公说笑了,我只是自由惯了不习惯被拘束。”华如歌此刻也猜到他的目的了,还是要让自己为他效力。

    华盛雄点了点头道:“我理解,那以后常来往总是可以的吧。”

    “晚辈自然是恭敬不如从命。”华如歌谦逊着说,心中则是冷笑一声。

    “今天我以茶代酒,预祝小兄弟考入集贤馆。”华盛雄又道。

    华如歌喝了一口茶道:“借国公吉言,不过我还是比较喜欢喝酒。”

    华盛雄将茶杯放下,又问:“小兄弟少年英才,可有想过成家呀?”

    华如歌一愣。

    华盛雄笑着说:“大丈夫当先成家后立业嘛,小兄弟没有想过?”

    “我这一穷二白的谁愿意嫁我呀,不急不急。”华如歌说着,喝了一口茶掩饰自己的尴尬。

    “小兄弟不要妄自菲薄,若是你这次进入集贤馆,我愿意为你做媒,让你双喜临门。”华盛雄又道。

    此时华如歌想到了茅俊曾经说过的榜下捉婿,竟然还真有这事。

    看华盛雄的意思是要拉拢自己,那他自然不会给自己介绍别家的姑娘,定然是想招自己做女婿的,只不过事情还没有成定局,所以他才没明说。

    这,开什么玩笑?

    现如今以华如歌的接受能力也觉得事情发展的有些荒诞。

    华盛雄却对自己的想法很是满意,上次他小瞧了华如歌,现如今抛出这么大的筹码他就不相信华如歌不接着。

    有多少贵族想和华家联姻,他都没同意,将这机会给一个平民小子,不感恩戴德才怪呢。

    “国公爷说笑了。”华如歌委婉的拒绝着。

    华盛雄只以为她是不好意思,当下也没继续说什么,毕竟华如歌还没能进集贤馆,如果不能进的话,他会不会嫁女儿还说不定呢。

    他说完这个还想和华如歌话家常,拉近关系。

    华如歌却起身道:“国公爷赎罪,晚辈还有些急事要处理,恐怕要失陪了。”

    “不碍事的,去吧。”华盛雄一副宽容的姿态。

    华如歌赶快退了出去,心里叫一个别扭,这老家伙为了拉拢自己够下血本的呀,竟然连女儿都要嫁。

    房间中,华盛雄满意的喝着茶,他觉得自己这次猜对了,华如歌的野心不小。

    而只要是摸多了脉。对症下药,就不信他还不归顺自己。

    华如歌的突破计划迟迟没有进展,她知道这三天之内想突破是没戏了,干脆也不修炼了,推了一切的应酬在小院中休息。

    和茅俊晏子兴插科打诨,喝酒乱作诗,吃着蓝冰儿的美味饭菜,逗着自己的两个小宠物,日子过得很舒服。

    不过闲适的日子总是很快,她只觉得一眨眼蓝冰儿便叫她起床去参加最后的决赛了。

    穿好新衣服来到大竞技场,她奇怪的发现这里今天竟然没有观众,平常几万人叫喊着,这一下空旷又安静,她总觉得有点不适应,而且不太舒服,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一般。

    她摇摇头摆脱脑中的想法,和茅俊一起走到仲裁台下。

    苏念夏凑了过来俏皮的打招呼。

    不远处,萧雨嫣向这边看了一眼,华如歌注意到了她嘴角的笑意。

    最近这女人都有些奇怪,应该憋着什么坏水呢。

    而如果她想害自己最有可能是想让自己没有办法入选,现在比赛只剩下了这最后一场,那么她的谋划很可能在这里。

    华如歌分析过后,偷偷的留了个心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