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八读书网 > 都市小说 > 妖娆炼丹师 > 正文 第124章 治愈术
    第124章 治愈术

    小貂一听说有糖吃便点了下头,化为一道紫影进入了华如歌的灵兽戒指。

    “看到了吧。”华如歌指着戒指。

    拓跋睿皱眉,有些疑惑道:“圣兽之上才能化形,可他并没有圣兽的实力,而且刚刚化形的圣兽灵智也该比他高。”

    “说的好像你见过一样。”华如歌不理他,轻车熟路的往前厅走。

    “我当然见过。”拓跋睿说了一声又问:“你做什么去?”

    “吃饭呀,你不是说给我庆祝么,肯定有好吃的。”华如歌头也不回的道。

    拓跋睿见她这么随便,好像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唇角立时染上了笑意。

    决定原谅她了。

    两人到了前厅菜才被重新端了上来,华如歌拿起筷子就吃,拓跋睿坐在她身边,自己也不吃只给他夹菜,把碗叠的高高的,还问她够不够吃。

    “我会夹,你自己吃吧。”华如歌一边往嘴里塞着鱼一边道。

    “爱吃鱼,我给你剥鱼刺。”拓跋睿好像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开始给她认真的剥鱼刺。

    来上菜的下人吓了一跳。

    这个在伺候别人还满脸温柔笑意的人真的是自家的战王殿下吗?

    拓跋睿也不管旁人怎么看,只一心一意的让自家小女人多吃点。

    华如歌吃饭一向很快,等她吃完了发现他还没动筷子。

    “你不吃饭?”她奇怪的问。

    “秀色可餐,看着你比吃什么都好。”拓跋睿笑意浅浅。

    华如歌嫌弃的看他一眼:“真肉麻。”

    拓跋睿拉过她的手,又道:“跟我回房间,送你件东西。”

    “说好了,你送我可不带让我再送你礼物的。”华如歌想了下道,上次买玉佩就没少花钱。

    拓跋睿没接话,将她带到房间才拿出玉简递给她。

    “这是什么?”华如歌问。

    “木系是最强的治愈系你知道吗?”

    华如歌想到了茅俊的伤,有些沉重的点了下头道:

    “我知道,如果有木系的治愈术茅兄的伤就可以治好,但我虽然有木系的力量,可治愈术一般都是医术世家秘传,我并不会。”

    木系和空间系的魂师稀少,魂术更是秘传,她空有能量却不能施展。

    拓跋睿笑着点头。

    华如歌瞬间明了,惊讶道:“你给我的是?”

    “看看。”

    华如歌将精神力探入其中,发现这是玉简中有信息,而里面记录的正是木系的治愈术的施展方式。

    她探查着,笑意逐渐扩散开来,很是动人。

    拓跋睿看着她的样子觉得自己做什么都值了。

    “你怎么知道我需要这个?”华如歌惊喜的问。

    拓跋睿捏着她的脸,“傻丫头,我怎么会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着急我会不心疼吗?”

    这一刻,华如歌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一直以来她在这世界都是个独行者,虽然身边有不少朋友,但她却不会真正找人谈心。

    她是个骗人的行家,所有人都相信她伪装的自己,没人读得出她心底的想法。

    不,他除外,他总是那么了解她,总能做她最需要的事,总能戳中她内心的柔软。

    和他相处,很舒服。

    “谢了。”她将玉简收下,浅笑着道谢。

    他见过她很多种笑容,但是这样并不表面化也不敷衍的笑却很少。

    这是发自内心的,最柔软的笑意,让他看着欢喜。

    他情不自禁的将她抱在怀里,紧紧的,恨不得将她融进自己的骨血当中。

    华如歌在他怀中出奇的没挣扎也没出声,而是静静的闭上了眼睛,他的肩膀很宽,好像撑起她全部的未来。

    “我该走了。”

    半晌之后,华如歌从他怀里起身。

    “不许。”拓跋睿皱着眉,拉着她不放手。

    “三天之后就是去集贤馆的日子,我要利用这几天治好茅兄,一定要走。”华如歌坚持道。

    拓跋睿知道她心里急,于是道:“那你要让我去看你。”

    “就好像我不让你来,你就不来一样。”华如歌嫌弃的看了他一眼,转头离开。

    名动大峥,无数女人想见一面而不得的战王殿下又一次被嫌弃了。

    黑豹刚进房门就见冷面战王正在照镜子,审视着其中的自己。

    “呃,殿下……”黑豹有些结巴。

    “我最近是变难看了吗?”他问。

    黑豹有些傻眼,确定自己没做梦之后答道:“殿下英姿一直无人能及。”

    “那为什么她就不待见我呢。”拓跋睿百思不得其解。

    “……”黑豹默。

    华如歌还没等回到小院就看到那边围了一群人,想必都是知道她考入了集贤馆,过来道喜的。

    她现在可没时间理会他们,于是拐了个弯儿去了蓝冰儿的小院。

    之前粗略的了解了一下木系治愈术,她发现这是一个很繁琐的魂术,想瞬发是不可能的,想练习还是需要一段时间的。

    还没进院子她就听到了拓跋羽的声音,进来之后正看到拓跋羽在和蓝冰儿坐在台阶上说话。

    拓跋羽一向是那温润如玉的样子,不管什么时候嘴角都带着浅笑,蓝冰儿的小脸则是褪去了往日的冷漠,静静的坐着,像个安静的精灵。

    “我知道我不该这个时候来,但我是真的有事。”华如歌一脸的尴尬笑。

    “哥哥。”蓝冰儿朝她一笑,而后问:“哥哥吃晚饭了吗?冰儿给你做。”

    “不用忙,吃过了。”华如歌笑答。

    蓝冰儿点头:“那冰儿给你泡茶。”

    她说着就往小厨房走去。

    华如歌对拓跋羽做一个歉意的表情。

    拓跋羽起身,看着蓝冰儿离去的方向,道:“她对我永远不像对你那样亲近。”

    “这孩子没别的亲人,对我难免依赖,但我希望她以后依赖的人是你。”华如歌拍拍他的肩膀鼓励的道:“我看好你。”

    拓跋羽笑意淡淡。

    蓝冰儿在这时候走了出来,倒了两杯茶,递给拓跋羽一杯。

    拓跋羽的笑容明显变了,就连一向温润的目光都比平常亮了几分,像天上的星。

    华如歌严重鄙视这种重色轻友的人。

    “哥哥怎么来这里了?”蓝冰儿问。

    “我那院子太吵,在你的小房间住几天。”华如歌说。

    蓝冰儿点头,道:“那我现在去收拾。”

    “这孩子真懂事,娶到家里是福气呀。”华如歌对着拓跋羽道。

    拓跋羽点点头又道:“华兄弟以后进了集贤馆再见可就不容易了,哪天一起喝酒吧。”

    “好呀,等茅兄好起来,我们一起。”华如歌对学院生活还是挺留恋的。

    虽然有一群找虐的渣渣碍眼,但这群损友却让她很不舍。

    人生又有几个可以肆无忌惮,喝酒聊天的朋友呢。

    “说起茅俊的伤,可以痊愈吗?”拓跋羽小心的问,他怕华如歌多心,所以一直以来并没有问出口。

    “相信我,一定行。”华如歌笃定道。

    之前她的药方便有了七分把握,不过药物毕竟存在着一定的变数,如果能把治愈术学好,就一定没有问题。

    “你这样说我就放心了。”拓跋羽舒出了一口气,他一向是相信华如歌的。

    华如歌本来想在外间的,但蓝冰儿坚持让她住在里间,她也就没拒绝。

    深入学习治愈术她发现这是个相当耗神的魂术,如果治疗皮外伤简单些,但是如果治疗内伤或者经脉损伤需要很长时间,期间还要集中精力不能被打断,不然前功尽弃。

    她现如今的境界还是很低,修习有一定的难度,但好在她韧性好精神力也强,在两天之后便掌握了。

    前一夜又下了雪,小院中白茫茫的一片,华如歌披上大氅,往茅家而去。

    她觉得自己就够早的了,但走到茅家便看到门口停着一辆马车,想是已经有人来探望了。

    她上前叫门,因为上一次来过所以很顺利的走了进去,到了茅俊门前,有小厮歉意道:

    “这位公子,抱歉了,我家少爷昨日饮了酒,现如今还没醒来,劳烦您去前厅等一等,也有您学院的同窗在,少爷一醒我便去知会你们。”

    “不急。”华如歌说着。

    小厮头前带路,到了前厅,华如歌看到的是一张熟悉的面孔。

    那人穿着粉色棉衣,下巴一贯微微抬着,正是在皇家学院门前就挑衅过华如歌的华灵灵。

    她看到华如歌先是一愣,一是因为没有想到,但更多的则是这身红色的大氅衬得华如歌肤色光泽,一张脸简直比女生还要好看。

    “华如歌,你还好意思来。”她这声音中有几分掩饰不下的嫉妒。

    这张脸若是在别的男生身上,她一定是爱慕,但偏偏是华如歌。

    她还记得华如歌几次三番的羞辱她,让她无地自容。

    “你长得那么丑都好意思出门,我怎么就不能出来了。”华如歌大大方方的坐在她对面。

    华灵灵早就领教过华如歌的毒舌,在开口的时候已经准备好从容应对了,但华如歌一开口她脸色就难看了起来,心神一乱不知道说什么了。

    华如歌拿起茶杯喝了口茶,又道:“就你这战斗力华家居然还让你出门吧,真是不怕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