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八读书网 > 都市小说 > 妖娆炼丹师 > 正文 第156章 超级花痴
    第156章超级花痴

    由于喝了点酒,这一晚上华如歌睡得格外踏实,其他人没她心大,都没睡踏实。

    这两天她一直都没断了服用疗伤丹药,除了还不能使用灵力外身体已经没大碍了。

    醒来之后她照例把自己抹成一个泥猴,让人看不清她的容颜,只露出一双灿若星华的眸子。

    反正大家干了几天活也有不少是这个样子,她并不算是奇怪的。

    由于知道城主要来,大家干活都很卖力气。

    官兵们跟在后面,看到落后的就上鞭子,可能是死了几名同僚他们气不过,所以比以往更苛刻。

    一直帮助华如歌的老人年龄大了扛着两块青石板步履蹒跚,官兵上去就是一鞭子,老人脚下一踉跄便摔倒了,青石板压了下来,如果这一下压实,他一定就没命了。

    华如歌眼疾手快,腾出一只手将那两块青石板拖住,老人摔在雪地中,捂着腿,面色极其痛苦,可能是断了。

    “老不死的,你装什么装,赶快给我起来。”官兵丝毫没有动容。

    华如歌眼中一怒,拖着青石板的手用力一掀,两块青石板立时飞出去,向着那官兵的腿就砸了过去。

    青石板速度很快,官兵反应过来也躲不过这突然飞来的大石板,眼睁睁的看着那两块青石板横着砸在腿上。

    “咔咔!”

    清晰的骨裂声传来,百十来斤重的两块石板足以将他的两条腿都砸的粉碎。

    “啊啊啊!”

    官兵瞪着大眼睛倒在地上,发出痛苦的哀嚎。

    前面的官兵和劳工都回过头来,一脸的惊诧。

    “对不住啊官爷,不小心把您腿打断了,您站起来吧。”华如歌一脸诚恳的歉意。

    那官兵疼的满脸大汗,闻言怒声吼:“腿断了怎么起来。”

    “这位老人家的腿摔断了,你让他起来,我以为你做得到呢。”华如歌丝毫不掩饰自己的嘲讽。

    “你这是找死!”官兵大声叫嚷着,一张脸疼的通红。

    华如歌一甩手将自己的两块石板压了上去,那官兵这次连叫喊声都没发出,翻翻白眼就疼晕了过去。

    “爷面前哪有你嚣张的份儿。”华如歌不屑的哼声。

    说着她俯下身,扶老人坐起来帮他看腿,老人身体本就单薄,这一下是真的摔断了。

    官兵赶了过来,问:“这是怎么回事?”

    “回官爷,被砸断腿这位官爷是看老人家摔了,主动将石板抬了过去,但可能是身体太虚没搬动,就把自己砸了。”华如歌言辞凿凿,说的很是恳切。

    因为十个人要看着三百人,都很分散,所以听不到很正常。

    这官兵在前一天换班的时候接触过华如歌,知道这就是个只知道干活的傻小子,所以并没有完全没相信,而是半信半疑的看着她问:

    “那为什么他腿上砸了四块?”

    “是草民没说清楚,草民学过接骨,官爷为了草民帮老人家看腿,也搬了草民的石板,这才被砸的。”华如歌说着,目光很是认真。

    早就看到真相的劳工们就这么看着华如歌颠倒黑白,而且竟然还说的有模有样的。

    让他们直怀疑是自己看错了。

    “这位官爷真是大好人,还是快救治吧,不然流血过多可就没救了。”华如歌好心的说。

    那官兵皱了皱眉道:“好,先抬走,一会儿问问他发生了什么。”

    他印象中这人可没有这么好心,但华如歌又不像是说谎的样子,所幸这人没死,还能听听他说什么。

    两三个官兵搬起青石板,众人也看到了那官兵被砸的粉碎、血肉模糊的下半肢。

    此刻那截腿已经不成形了,根本抬不起来,于是官兵们就抬着被强行截肢的伤员走了。

    鲜血从断腿处流出撒了一路。

    就算华如歌不灭口,他这样到城里也早活不成了。

    “啧啧,可惜了这大好人呀。”华如歌对此表示无比惋惜。

    “还能起来吗?”官兵没好气的对着老人说。

    老人还没等说话,华如歌便开口道:“这位老伯的腿是断了,所谓伤筋动骨一百天,这三个月内都动不了了。”

    官兵的脸上明显出现了不悦的情绪。

    “这工期太紧了,他这不能干活不是给官爷添麻烦么。”华如歌苦着脸说。

    她这话说到了官兵心坎里,他微不可察的点了一下头。

    “官爷您别愁,您看这样好不好,我力气大,他那份活我帮他干了,但是他的赏钱能不能给我。”华如歌笑的有些不好意思:“我娘还等着我拿钱回家去隔壁村下聘呢。”

    大家怎么看这都是个满心装着娶媳妇的人。

    “这好说,只要你能干活。”官兵听这话也笑了。

    华如歌拍着胸脯说:“没问题,包在我身上。”

    “那就把他扔着自生自灭吧。”官兵又道。

    华如歌要的就是这句话,如果她这次不出来圆场,老人说不定要被这些人打死。

    “就听官爷的,我把他扶道边林子里。”华如歌满脸喜气,好像在为了能多拿一份工钱开心。

    官兵没再说话。

    华如歌刚要动手,前面便有人高声道:“城主到。”

    众人跪接,华如歌正好蹲在老人身边,没动。

    跪皇帝还算情理之中,这种人哪里值得她来跪。

    不远处抬来两顶轿子,一顶蓝色一顶粉色,看轿子的样式是一男一女,看来还带了家眷。

    下人打开帘子,一身棕色华服的老人走了出来,不胖不瘦,络腮胡子,目光严肃看起来有几分官威。

    这贪官当得还像模像样的。

    他身后那轿帘也被打了起来,华如歌本以为出来的是这贪官的美娇娘,没想到却是一个肥婆。

    华如歌看一眼就傻了。

    只见这女人有三十几岁的样子,长的五大三粗,一张脸就好像被车碾了一样,扁平扁平的,小眼睛、趴鼻子,还有一张涂着夸张口红的大嘴。

    她好像不知道自己丑一样,把自己打扮的花枝招展的,一身粉色加大码的罗裙比谁都艳丽,笑容很大,很惊悚。

    不过更让华如歌掉下巴的是,和这女人同时下轿子的是一个长相清秀,皮肤白净,身材纤长的美男。

    而且看那美男脸上竟然还有一丝讨好的笑意。

    女人一点也不注意自己的形象,不是在美男脸上摸一下,就是在身上摸一下,笑得那叫一个夸张。

    华如歌为那美男献上一把同情泪。

    城主好像看到这边有血迹便走了过来,华如歌假装在照顾老人。

    “老东西,还没死呀。”

    出乎意料的,城主竟然没问血是什么回事,而是戏谑的看着老人。

    老人抬头恨声道:“我早就活够了,有本事你杀了我。”

    “你不不该恨我,你该恨的是你儿子,我女儿给他面子,他竟然都不同意做我女婿,简直荒唐。”城主现在说起来还是很气愤。

    能看得出很宠女儿。

    华如歌现在看出来了,他身后跟着那个就该是他女儿。

    这城中的美男杀手并不是这个城主,而是那个看上去就很重男色的女人。

    那女人走了过来,不过目光并没有往华如歌这看,实在是她差不多是个泥猴,要是从人家身边走,人家或许还得躲一下。

    “我偏偏不让你死,起来给我干活去。”城主心中的厌恶没消还想折磨老人。

    华如歌知道老人一旦说腿断了不能干活,等待着他的还不知是什么待遇呢。

    “回城主大人的话,老人家的腿摔伤了,官爷说他的那份活由我来做。”她出声道。

    城主不悦的道:“我让你说话了嘛,滚。”

    “这可是个新姿势,城主给我示范一下?”华如歌站起身来,脸上的笑意已经消失不见了。

    从来都是她欺负人的份儿,现在竟然有人在她面前拽,她当然不能忍。

    众人听这话都是倒吸一口凉气,她这么说话不是找死么。

    城主听这话一怔,但他在官场上这么多年,应变很快,沉下脸道:“你是活够了?”

    “我年纪轻轻的大好时光怎么可能轻声,倒是城主大人活了这么久,有可能是活腻了。”华如歌声音淡淡,丝毫不把他放在眼里。

    她再怎么实力尽失也还是集贤馆的人,还是这大峥的贵族,除了皇帝谁也没有权利杀她。

    她一直不暴露的原因是怕碰到华家人的亲信,她杀了华家第一天才华如雪,华家肯定是要倾尽全力追杀她。

    事情过了这么久,如果华家暗地里传出通缉令来,说不定已经到了这边。

    她谨慎是想让自己活得平静些,可不代表是怕事。

    城主没想到一个苦力竟然敢和自己这么说话,一时间气得不知道怎么办好了。

    直接杀了肯定不行,一定要极尽折磨。

    “有趣。”丑女人笑了一声,目光盯在华如歌那灿若星华的眼睛上。

    她阅美男无数,还没见过这样漂亮的眼睛。

    近距离看,华如歌才看到她胸前有一个蓝色的勋章,竟然是个七阶的水系魂师。

    在这种偏远的地方,三十多岁能到达这个境界也算是天分很高了。

    怪不得她能这样横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