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八读书网 > 都市小说 > 妖娆炼丹师 > 正文 第234章 苏念夏的心上人
    第4章 苏念夏的心上人

    “别说没用的,还有什么线索?”华如歌追问。

    华盛雄摇头,“你母亲行事神秘,我不知道其他的事,你若好好修炼,应该是能摸索到那个世界的。”

    “你这说了和没说一样。”华如歌一脸不满。

    “我只知道这么多。”华盛雄望着华如歌又道:“你母亲也是那样的聪明强势,你和她真像。”

    “别在我这煽情,走走。”华如歌不耐烦的挥挥手。

    华盛雄皱了皱眉,拉着华如雪便离开了。

    华如歌面上一片思索之色,看来这世界有太多她不知道的事情,她要走的路还很长呀。

    小貂飞身下来,站在她身边,轻声唤:“姐姐。”

    “没事。”华如歌摇了下头,又道:“你今天虽然没动手也吓到他们了,他们一定不敢再对我做什么了。”

    小貂沉吟了道:“我们喝点吧。”

    华如歌奇怪的看着他:“你不是说不让我喝酒?”

    “有我在,不怕危险。”小貂回答的简洁。

    此时他身上的气场已经收了起来,整个人看上去温和而妖冶,也只有在华如歌面前他才会露出这般神色。

    “那好。”华如歌一向喜欢喝酒,答应的非常痛快。

    于是两人挑了一处房顶,坐在屋脊上,一人抱着一个酒坛。

    华如歌毫无形象的大口喝着,小貂举着酒坛神态优雅,两人几乎没说话,奇怪的是也不觉得尴尬。

    华如歌和他相处这么久早已经把他当成了亲人,自然无比放松而坦然,到最后醉醺醺的靠在他的身上,大着舌头说胡话。

    “貂儿,你说你要是找女朋友,是该找人族呀,还是找兽族。”她一直好奇这个。

    小貂偏头,看着枕在自己肩膀上的她,唇角含笑,眼神温柔。

    只找你就好。

    “要是找兽的话,你要不要找同类呀,要是不同种族后代是不是怪怪的?”华如歌继续问着。

    小貂扶额,没话回答她。

    “我觉得一定会怪怪的,所以你还是找同类的好。”她用分析研究的口吻,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你喝醉了,我送你回去。”小貂说。

    “不可能,这还没喝半坛,我酒量没有这么差。”华如歌的头摇得像不浪鼓。

    “姐姐乖,再喝下去头疼。”小貂将她手中的酒坛拿了过来,而后将她打横抱在怀里。

    华如歌红扑扑的脸靠在他的胸膛上,咕哝道:“你个孩子还管起我来了。”

    小貂抱着她下了房顶,缓缓在夜色中往住处走。

    他走得很慢很稳,她在他怀中迷迷糊糊的睡去。

    他看着她的脸庞,紫瞳中难得出现温柔的神色。

    将她放在床上,今天的华如歌并没有踢被子,他站在床头许久,终于转身离去,轻轻的关上了门。

    在门关上的一刹那,华如歌的眼睛缓缓的张开,明亮如星辰的眸上沾染了点点醉意,只不过眼底却是清醒的。

    “傻孩子,我不是说了嘛,半坛酒喝不醉我。”她轻声呢喃着。

    今晚她该醉,于是她醉了。

    但她不想醉,所以她没多喝。

    而那些话也不是醉话,他到底懂不懂呢?

    她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久久没有阖眼。

    第二天清晨,吃过早饭之后一行人开拔,华如歌照例的去了苏念夏的马车中。

    苏念夏总觉得哪里不对,走了一上午恍然对着塌上睡觉的华如歌道:“你身边的那个小貂怎么不在了?”

    华如歌正睡得迷迷糊糊,闻言只开口道:“去了属于他的地方。”

    “什么呀?哪里?”苏念夏奇怪的问。

    华如歌翻了个身,没有回答。

    昨晚小貂急切的想要杀华家人,她就隐隐约约感觉到了,他可能是因为以后不能在她身边保护,所以才想帮她除去一切隐患。

    后来他更是破天荒的找她喝酒,她便知道,他要走了。

    其实自从小调恢复记忆之后,她就知道会有这一天,所以也不觉得突兀。

    只不过觉得小貂好像很放不下,所以才多待了一些日子,而灌华如歌不辞而别也正证明了这一点。

    他很留恋她。

    但该结束的总会结束,他依赖她也好,她将他当成亲人也罢,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分别只是早晚的事。

    没人能陪谁一辈子,她可以接受。

    她昨晚之所以没表现出来,只是因为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小貂更是如此。

    两人相处时间久了,彼此之间是有一定默契的。

    华如歌扯出一抹笑容,轻声道:“一切顺利。”

    苏念夏还在那边嘀咕:“什么呀,神神秘秘的。”

    华如歌自然不会回答她。

    好在随着离大宇地界越来越近,苏念夏一直在紧张,根本就没有心思去追问华如歌。

    接下来的日子,华家也没敢对华如歌做些什么,纵然没有看到小貂,他们也是被吓破胆了。

    华如歌心里暗笑,还真是怂的可以。

    但也就只有她自己不在意,她身边可是有一千野蛮战士,看着可是比小貂还要恐怖。

    五天随着华如歌每天和苏念夏在马车聊天打嘴仗中一晃而过。

    这一天终于通过了南疆,跨入了大宇帝朝的地界。

    苏念夏在马车里越发兴奋,但又不敢发出太大的动静来,怕被前面的父亲听到,于是直接去拉塌上躺着的华如歌。

    “如歌姐姐,我们进入大宇帝朝的地界了,我们再走大半个月就能抵达大宇皇都了。”她兴奋着道。

    华如歌因为这事没少被她骚扰,于是忍无可忍的问了一句:“你能不能先坦白一下,你喜欢的人到底是何方神圣,能把你迷的神魂颠倒的。”

    “不是神圣,只是人,不过非常了不起。”苏念夏很有兴致的道。

    华如歌只看着她,等着答案。

    “那我告诉你,你可不要告诉别人。”苏念夏压低了声音道。

    华如歌觉得有风险,于是道:“我这人最不能保守秘密,你还是不要说了。”

    “别别,我忍不住要告诉你了。”苏念夏趴在她耳边道:“他就是大宇帝朝的皇帝,君天下。”

    华如歌一愣,心道你这姑娘野心不小呀,那可是大陆上最强的皇帝,传奇事件能写一本书,可不招人喜欢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