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八读书网 > 都市小说 > 妖娆炼丹师 > 正文 第281章 重伤脱险
    第2章 重伤脱险

    华如歌急道:“什么力量都用不了,难道要等死吗?”

    “我会护你周全。”拓跋睿安抚的拍了拍她的背,而后将她放开。

    下一刻华如歌感受到了一股及极其凌厉的剑气,而后眼前亮光一闪,只见拓跋睿手中不知什么时候起多了一柄长剑,直刺苍穹,长剑发出极亮的白光,仿佛刺破黑暗的一束光。

    剑光刺在上方罗盘之上,周围的黑光陡然便暗了暗。

    华如歌惊异,因为她感受到了,这剑上没有任何拓跋睿的力量,完全是剑的锐气便能如此强悍,这该是怎样的神兵。

    她之前知道拓跋睿善用剑,却从未见他亮过兵器,如今一看着实震撼。

    黑衣人向后退了两步,而后怒道:“你以为认出大阵来就能破了,找死的娃娃。”

    随即大阵仿佛狂暴了一般,黑气纵横,周围死伤更加惨重。

    华如歌精神力强,感知力很好,所以成功的避开了几道黑气,但是身边的士兵就没有这么好的身手了。

    拓跋睿飞身而起,长剑剑光再一次重重的砍在罗盘之上。

    罗盘在剑光之下,颤了颤,阵中又光亮了一些,华如歌再看去,自己身边的一千人,包括古林在内全部都死了,地上淌的鲜血没了她的靴面。

    看着自己带出来的兵死状凄惨,一向护短的华如歌眼睛通红,透过黑气盯着外面的达罗道:“老东西,爷誓要杀你!”

    “桀桀桀!没用了,你们一切的挣扎都是无畏的。”达罗面目扭曲的笑着,随后华如歌便见地上的鲜血和尸体全部融入大阵,而这大阵也在一瞬间变得充满煞气。

    而这一幕,华如歌似曾相识。

    她曾经启动过天空之城的大阵,大阵最后也是将尸体和血全部吸收了。

    天空之城被称作是大凶大煞之法器,陨日神教同样血腥残忍,难道这二者间会有什么联系?

    她心中存疑,却是不再多想,她如今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杀了这老东西。

    上方拓跋睿长剑不断挥舞,而阵法却也变得更加强大,他显然更加吃力。

    华如歌看着那自带剑光的剑,眼中灵光一闪,目光落在刚刚落在地上的金色大鼎。

    拓跋睿现在是仗着手中兵器之威,而好的法器她也不是没有。

    只不过大阵中用不得金系魂术空大大鼎,她干脆一矮身钻到鼎下,而后凭着自身的纵跃能力,举着大鼎砸向上方的罗盘。

    “砰!”

    一声金属交戈,发出巨大的轰鸣,罗盘被砸的晃了晃,但随即便有巨大的能量回弹。

    华如歌之前便受了伤,现在能爆发完全是仗着元素之体的强悍,但再次受创身体再也承受不住,她脸色一白,飞速跌落。

    拓跋睿心中一紧,加快下落的速度将她稳稳的接在怀里。

    两人同时落在阵中,失去了主动权。

    “桀桀!拓跋睿,儿女情长会害死你的。”阵外传来了沙哑的笑,随即便有无数煞气向着两人涌来。

    华如歌眼中一急,下意识的伸手推拓跋睿。

    然而拓跋睿好似早有准备,紧紧的抱着她,将她护在了怀里。

    无数煞气瞬间涌入拓跋睿身体中,他抱着她的身体微微前倾。

    华如歌在他怀里依旧感受到了巨大的冲击力,她眼眶一红,叫道:“拓跋睿。”

    黑暗中,他们看不清彼此的脸,然而拓跋睿却还是朝她微笑,柔声安抚道:“放心,我不会让你有事。”

    “我不要你想着我,有能力你自己走。”华如歌又气又急。

    这男人,都什么时候还想着她。

    拓跋睿伸手轻抚她的脸,宠溺道:“不急,我们一起走。”

    华如歌感受到有儒湿的液体滴在自己脸上,带着淡淡的血腥气。

    他的头在上方,只有可能是他身上的血,但她什么都看不到。

    华如歌预感到不妙,声音发颤的道:“你不能有事。”

    黑暗中看不清拓跋睿是否点头。

    下一刻,拓跋睿抱着华如歌长身而起,另一只手握着的长剑猛的朝那罗盘一挥,大喝一声:“开!”

    华如歌清晰的听到了拓跋睿骨裂的声音,不是一处,而是全身。

    如果她猜的不错他是用了什么秘法,点燃了自己的潜力,单这无疑对身体极为不好。

    她这念头还没转完,眼前便是大亮,阵法消散,罗盘中最后一股黑色反噬的力量朝着拓跋睿后心激射而来。

    此时两人身在空中,避无可避,华如歌眼睁睁的看着那黑色的能量射入拓跋睿的后心。

    她从未有一刻这样强烈的觉得自己太过弱小,在面临真正的危机时刻,只能等着他拼着性命来救。

    她深刻的感受到了那种刺心。

    下一刻,拓跋睿跌落在地,罗盘失去了力量,在天空之上要要欲坠。

    达罗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一幕,喷出一口血,沙哑着嗓子叫道:“不可能,这不可能,没有人能用身体破了我的阵法。”

    这是陨日神教特有的阵法,罗盘更是教主流下来的阵盘,他不相信有人竟然能凭着肉体的力量生生的破开。

    “啊呜!”

    吞噬兽再次出现,一口便将天空之上,没有了能量的罗盘吞了下去。

    “噗!”

    达罗本命法器被吞,又是一口逆血喷出,整个人跌落在地上,面色灰败,他之前将所有的力量用来布阵,现在大阵和法器全都毁了,他的气数也快尽了。

    最起码没有任何攻击力了。

    “拓跋睿。”华如歌将拓跋睿抱在怀来。

    此刻拓跋睿的嘴角滴着血,面色苍白如纸,然而却务必认真的望着她道:“小歌,你喜欢的人没有那么糟糕,只不过身体所限,我不能施展全力。”

    他不想让自己的小歌觉得自己是个无能的人。

    他要做个能保护她,有能力给她一世安稳的男人。

    “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和我说这些。”华如歌知道他这次是真的受伤了,眼眶中眼泪都在打转。

    她多么想自己能帮上他。

    拓跋睿笑着抚着她的脸道:“你没事就好,记得,别为我做什么,我不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