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八读书网 > 都市小说 > 妖娆炼丹师 > 正文 第1386章 横渡天海
    华如歌算是听劝的,于是点头道:“好好,我错了,人家是为了天下苍生。”

    无痕公子拿她没办法,自顾自在一边喝茶。

    拓跋睿则是一上船就在打坐,毕竟他的神魂在对抗圣地那些老家伙的时候收到了不小的创伤,要及时修复才行。

    宫绮羽这艘船的上面的阵法更强,所以速度也要更快一些,他们只花了三天的时间就到了当初放下水家人的城池。

    华如歌到了约定好的地方见到了水家的人,而后将他们带入了大宅。

    水芸凝正在院中喝茶,见他们几个平安回来悬着这么多天的心也就算是放下了。

    “母亲,孩儿带您去我之前生活的疆域,姨母也在那边,这样你们就可以团聚了。”华如歌说道。

    水芸凝点头:“这当然好。”

    “至于父亲,等孩儿修为更高些就去神祗大陆帮您找。”华如歌又道。

    她知道自己母亲对父亲的感情非常深,只有帮她找到,她才能真正幸福。

    水芸凝笑着摇头道:“你有这份心母亲已经很高兴了,但那里能不去就不要去,太危险了。”

    “可是……”

    “没有可是,你还是个孩子,父母的担子不能压在你的身上,我们自己会处理。”水芸凝认真的叮嘱。

    华如歌还想说什么,便见那边的拓跋睿摇了摇头,她这才没开口。

    水芸凝又道:“能看到你们两个好好的,母亲比什么都高兴,如果再能和你姨母团聚,我也算是没什么遗憾了。”

    “再过五天天海就要平静了,那时候我们就回去。”华如歌安慰她。

    “好。”水芸凝一脸欣慰的笑。

    辞别了母亲,回院子的路上华如歌问拓跋睿:“刚刚为什么不让我说。”

    “伯母是不想让你涉险的,你不必坚持,等我们实力足够再去就是。”拓跋睿说道。

    华如歌点头:“也有道理,聪明。”

    拓跋睿笑了一声,宠溺的摸摸她的脑袋,他家的小歌的呆萌之处就在于,在自家人面前是不动脑子的,和对敌的时候完全不同。

    之后华如歌算计了一下离开要交代的事情,后来发现也没什么好处理的,她的产业都在疆域东面,现在那里是黄泉门的地盘,她拿是拿不回来了。

    至于水家人,她随便在这给他们置办一些家业,让他们可以立足也就可以了,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事。

    三天之后,飞船开赴天海,当到达之际天海已经进入了平息期。

    此时一望无尽的大海上没有任何海兽的踪迹,整片大海再不复以往的凶险,平和的不可思议。

    “真不知道这些海兽都做什么去了?”华如歌纳闷道。

    水芸凝在一边道:“没人知道,但这时候海底肯定有什么非常吸引海兽的东西。”

    “这么吸引人那肯定是宝贝。”华如歌朝着海面上望了望,有些小好奇。

    “什么宝贝也轮不到我们,走吧。”拓跋睿把她拎上船。

    华如歌当然知道,这里面海兽何其凶猛,就连在海面上通行都九死一生,更别说进入海底了,那简直是找死。

    一行人上了船,船在平静的海面上行进,速度非快。

    过了很久华如歌才知道,就在他们出发的当天,黄泉门的人秘密的摸到了之前他们停留的那座城池,当时可谓是强者云集,据说黄泉大帝也到了附近。

    然而他们还是晚了一步,当将那府邸包围的时候,华如歌已经在天海之上了。

    据说黄泉大帝得知消息之后震怒,为此还震动了不远处的疆域三大巨头,金羽圣地、天域神宫和云麓书院,一场大战即将拉开序幕。

    华如歌对此当然是毫不知情的,她正在天海之上悠哉哉的喝着宫绮羽送的美酒,吃着从圣地打包来的美食,白天逍遥,晚上睡自家大帅哥,日子过的不亦乐乎。

    过了几天水芸凝都看不下去了,这孩子简直是不务正业到了极点,这一闲下来就没个正形,不读书不修炼,简直就是个小流氓。

    所以她将华如歌叫到了身边,一脸严肃的道:“婚期将至,你是不是应该做一身喜服了。”

    “做衣服?”华如歌闻言便投降道:“您可饶了我吧,我上次和我家丫头学来着,根本就学不会。”

    “这船要在海上行走一个月,你就在这时候好好练,不许整天野。”水芸凝认真道,这哪里像个姑娘家的样子。

    华如歌挠了挠头道:“可我一点儿都不会啊。”

    “不会才要学呢。”水芸凝凑近她小声道:“你再这样子野下去当心人家小睿嫌弃你。”

    “会吗?”华如歌妙变忐忑。

    “总之咱们文静点没错,不能像个男孩子一样。”水芸凝劝着。

    华如歌这才不情不愿的点点头:“那好吧,可是我一点都不会,母亲你可要教我。”

    “我教你?”水芸凝怔了一下,随即摆摆手道:“这有什么难的,你自己练练就会了。”

    华如歌捕捉到了自家母亲眼神的躲闪,于是道:“您是不是也不会这个呀?”

    “我不会也可以很文静。”水芸凝这么说着自己脸上都有些挂不住了。

    华如歌闻言大笑:“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学不会了,绝对遗传的。”

    “少来,我不学女红可是我会好好修炼,可没像你这么野。”水芸凝强行挽尊。

    华如歌忍着笑意点头:“是是是,您是大家闺秀。”

    “咳咳。”水芸凝咳了两声,而后道:“罢了罢了,这阵子我就陪你一起练,就不信做不出一身衣服来。”

    华如歌只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了。

    于是接下来的船上画风突变,之前还躺在船沿上整天喝大酒的华如歌开始老老实实坐在甲板上做起针线活来,因为没有喜服的布料就只能先用其他的布料代替,

    拓跋睿和无痕公子每每看到华如歌抓耳挠腮的样子都会忍不住笑,她要是会做衣服,怕是太阳要打西面出来了。

    当然同样不会的还有水芸凝,她之前一直觉得这东西容易,结果别说缝制了,就连剪裁都剪不明白。母女俩经常剪着剪着就面面相觑,那叫一个迷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