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八读书网 > 都市小说 > 妖娆炼丹师 > 正文 第1400章 下战书
    “好。”小貂笑着,很是满足的小模样。

    一旁的拓跋睿翻开书,半天不翻一页,最后实在看不下去就起身进房间去了。

    华如歌见状吐吐舌头,她知道拓跋睿这人虽然霸道,但还是通情理的。

    当天姐弟两个说了不少话,到了晚上才各回各的房间。

    华如歌进门的时候看到拓跋睿还在桌边看书,神态和平常一般无二,她凑了过去主动道:“还没睡呀。”

    “在等你。”拓跋睿放下书,抬头看着她,眼中很显然带着不满。

    “知道你最好了。”华如歌抱着他的胳膊道:“我这不是回来陪你睡了嘛。”

    “有时候真想把你锁在家里,让谁都看不到。”拓跋睿把明显的玩笑话说的出奇认真,好像真有考虑过。

    华如歌咽了下口水,凑近他的脸道:“不锁我也很乖的。”

    拓跋睿钳住她的下巴,下一刻就重重的吻了上去,吻罢低低的道:“真是拿你一点办法都没有。”

    “还不是因为我可爱。”华如歌笑着拉他的胳膊道:“天色不早了,睡觉吧。”

    “不过好像也不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啊。”拓跋睿说着一把将她抱在怀里往床上走去。

    “又来?”华如歌欲哭无泪。

    “太可爱是错,要治。”拓跋睿说着已经将她压在了身下。

    华如歌听了这话哭笑不得:“我说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小心眼,我就是说几句话而已,都没抱抱。”

    “你还想抱抱?”

    “没想啊……”

    “以后不管在什么时候都只能想我知道吗?”

    “好好好,不生气怎样都好。”华如歌一秒认怂。

    “这可是你说的……”

    “大哥,你还真不气呀。”

    “和自己媳妇有什么好气的。”

    “我……”

    华如歌觉得自己上午想的都是错的,这哪是个通情达理的男人,就是个腹黑又混账的小心眼好不好,天啊,她的腰,要断了。

    从这之后华如歌尽量去小貂的院子叙旧,不让拓跋睿看到,当然她也不是每天去,在得知了小貂和上官璃相处的经过之后她就去了上官璃的院子。

    这时候上官璃仍然坐在院中阴凉处,面前摆着一排排玉简,看样子又在思索。

    “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华如歌上前问道。

    “你要是不来打扰我就算是为我好了。”上官璃说归说,不过还是睁开了眼睛吩咐兰儿上茶。

    “你这个人啊,就是口是心非。”华如歌坐在她对面的阳光处道:“明明人不错,非要把自己当坏人。”

    “谁告诉你我人不错的?”上官璃微微挑眉。

    “如果我都不了解你,那这天下就没有了解你的人了。”华如歌自然的道。

    上官璃看她:“所以你今天是想说什么?”

    “我能看出来你并不排斥小貂,为什么不让他靠近你?”华如歌问出了正题。

    小貂两天前就来到了国师府,上官璃早猜到华如歌会有此一问,于是神色并没有出现什么波澜,而是道:“靠近了又能怎样?人还不是要各过各的日子,从这个角度来看保持点距离可不是坏事。”

    “你这是什么逻辑?”华如歌脑子转了好几圈也没闹明白。

    “我的逻辑。”上官璃回答着。

    华如歌揉了揉眉心道:“作为你的朋友,我是真心为你着想,你这样把自己封闭起来是不行的。”

    “放心,我会活的很好。”上官璃说着又喝了一口面前的冷茶。

    这时候兰儿端着茶走过来,也是一脸的无奈。

    华如歌对于这样的上官璃也是没办法了,她太缺乏安全感,和并非是劝就能劝好的。

    兰儿凑到华如歌身边,低低的道:“国师大人,您有空就多过来坐坐吧。”

    她家阁主太孤单了,有一个能聊得来的人太不容易了。

    “我知道。”华如歌说了一声又道:“上次礼部拟请柬名单的时候写到了南疆,我想孔雀王作为我的熟人应该是回来的,估计到时候你就没这么安生了。”

    “孔雀王?”上官璃听到这个名字,眼中浮现一抹无力的神色。

    当年孔雀王的死缠烂打仍然记忆犹新,她现在居然又一次要看到那个男子了?

    华如歌点头:“他可不像貂儿那么好打发,你做好心理准备。”

    上官璃揉了揉眉心,想着要不要搬出国师府去另觅住处,然而觉得这样实在有点太过狼狈,还是算了吧。

    华如歌在她这吃了午饭,聊了好一阵子才离开,只不过她才刚刚一走上官璃那有些表情的脸就又沉了下来,靠在阴影处一言不发。

    另一边,貂儿去宫中见了君天下回来,本来想挑战的,结果君天下政府繁忙就给拒绝了,于是貂儿直接找到了拓跋睿。

    “我知道你厉害,你和我比一次怎么样?”貂儿直接去房中下战书。

    拓跋睿抬眼看着他,问道:“你确定?”

    “当然,我想和你打已经很久了,现在我苦修一年终于突破当然要打一次。”小貂肯定的说道。

    拓跋睿点头:“好。”

    于是华如歌才刚刚从外面回来就看到两人在院中,拓跋睿一脸的淡漠,而小貂则是一脸认真和警惕。

    “干嘛干嘛?你们不是要打架吧?”华如歌连忙拦在中间。

    拓跋睿点头:“东疆少主来挑战我。”

    “啥?”华如歌看向小貂,连连摇头道:“这可使不得,貂儿,你不是他的对手。”

    “我知道我有可能打不过,不过我总要试试。”小貂坚持道,他这才突破一仗都没打,自己都不了解自己的实力,实在有些难受。

    拓跋睿也道:“放心,我有分寸,而且东疆少主也不是那么好伤的。”

    华如歌咽了下口水道:“我当然知道你们两个不会有事,可是你们在这打我这府邸还要不要了?”

    随便一下都能将这华丽丽的府邸轰成渣渣好不好。

    “我们可以在姐姐的城池中打。”小貂想办法。

    拓跋睿也跟着点头。“也好。”华如歌拿他们没办法,只能祭出城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