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八读书网 > 都市小说 > 妖娆炼丹师 > 正文 第1554章 你也挑战我?
    金光一带,陆晟便再一次摔在了擂台之上,发出一声闷闷的响声。

    台下一片哗然,一是吃惊陆家少爷居然被击倒两次,二是华如歌如此透支身体就不怕伤了自己的根本,使得修为倒退吗?

    陆远和贵公子们看到这一幕脸色一个比一个难看,这女人到底是个什么来头,怎么可以这么强?

    陆晟再次爬起来也是一脸怒色,他盯着华如歌道:“我倒要看看你还能撑多久?”

    他料定华如歌此刻已然是强弩之末,身体的伤已经到了一定程度,撑不下去了。‘

    “试试。”华如歌觉得自己在这两次力量输出之后,体内即将突破的感觉就更加强烈了。

    当然随之强烈的还有身体的痛感,她本就是重伤之身,刚刚透支身体潜能又加剧了伤口,她现在的身体无一处不痛。

    陆晟猜的没错,她现在的确是很难撑下去了,但华如歌毕竟是华如歌,即便如此她还是露出无比自信的笑容道:“那就看看我们谁能笑道最后。”

    她这样一说,陆晟就有些心慌了,毕竟从她眼中透露出的自信中他就觉得这女人不是在虚张声势,或许真的有底牌。

    正在他分神的时候,华如歌勾了勾唇角,收到:“接招吧。”

    陆晟本就分心,被这一喊更是一愣,而就在这时候华如歌再次出手,只是速度比之前慢了一些。

    然而即使这样陆晟也没能躲开,因为华如歌的干扰起了作用,只是一瞬的失神便注定了要败。

    华如歌最后的一棍子直接砸在了陆晟的脸上,陆晟直接被掀飞了出去,外伤内伤一样的严重。

    陆晟吐血抛飞,整个人画了一个完美的抛物线,落点正是擂台下方的地上。

    “砰!”

    肉体和地面接触发出一声闷响,人们眼睁睁的看着他就这么摔下来,都是一脸的不可置信。

    就这么输了?

    台上,华如歌满意的弯了弯唇角,这傻子还真以为她只会使用蛮力了?殊不知玩心理战她更是一把好手。

    而到了关键时刻考验的不仅仅是实力,更多的是智慧和定力。

    在陆晟摔下台的一刻,陆远再也坐不住了,瞬息间便到了擂台下,只不过他并没有扶陆晟,而是看着人台上的华如歌。

    华如歌此时体力严重透支,身受重伤,干脆盘腿坐在擂台上,看着下方的陆远道:“这位公子也想挑战在下?”

    “你还不配。”陆远冷冷的说了一声。

    华如歌闻言不悦的挑眉:“我叫你一声公子是给你面子,怎么着?你是给脸不要?”

    不怪她发飙,实在是陆远脸上那二五八万的样子,她只是看着就想上去拍两巴掌。

    嘶……

    她这话一出下方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这姑娘胆子也太大了吧,先是把陆家宝贝的小儿子打成在重伤,又当众呛声陆家大少爷,这是嫌命太长了吗?

    陆远闻言脸色一黑,愠怒道:“华如歌,你把人打成这个样子我还没找你算账,你竟然敢率先挑战我?”

    “这是擂台上,就算我把人打死了你也管不着吧。”华如歌说着朝前探头问:“怎么?输不起?”

    “放肆。”陆远说着周身气势大放,恐怖的气势排山倒海般压向华如歌。

    人们再次觉得华如歌这是作死,她现在已经虚弱城这个样子了,被这气势一压怕是要吃更多的苦头了。

    台上,只见华如歌面对其实压迫神情不变,只是单手握拳托起下巴,对着陆远道:“没理就动手,你们家大人就这么教你的?”

    看到她好似坐在春风中一般丝毫不受影响,围观之人再次倒吸了一口凉气,按照正常情况华如歌是不可能承受得住的,而现在她竟然好好的坐在那里,简直是妖孽啊。

    与此同时,人们也知道了,虽然华如歌表现出来的战斗力已经非常可怕了,但华如歌真正的实力他们可能还没看到,她必然是有所隐藏的。

    陆远本来就理亏,想用强还掉了链子,心中被踢多郁闷了,听了华如歌的话脸直接就黑了下来。

    “华如歌,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陆远危险的一眯眼,而后道:“现在我挑战你,你敢接吗?”

    华如歌直接摇头。

    人们觉得很正常,毕竟陆远是什么实力,华如歌定然不是对手,不答应也是再正常不过了。

    陆远有种一拳头打在棉花上的感觉,那叫一个憋屈。

    “我从不接无名之辈的挑战,你叫什么是什么实力,报上名来?”华如歌接着说道。

    围观之人又是一愣,这是什么情况?

    她摇头并不是回绝?

    “陆远,入道境。”陆远说着,眼中有些尴尬的神色,毕竟这有以大欺小的嫌疑。

    “你也好意思说出来。”华如歌嗤了一声又道:“你一个入道境的好意思欺负我哥虚神境?你们陆家真是太有本事了。”

    陆远被这话噎的没话说,毕竟这的确是不光彩,刚刚他是一时冲动才说要挑战,结果现在一发不可收拾了,他可算是丢人丢尽了。

    “不过,既然我开了擂台,如果不接挑战也说不过去。”华如歌话锋一转。

    围观之人一颗心又提了上来,倒不是担心什么结果,而是华如歌的态度转变太快,他们的心想做了过山车一样,在觉得华如歌是正常人和怀疑她是疯子的心思中徘徊。

    陆远挑眉:“你什么意思?”

    “我接受你的挑战,不过得有点彩头。”华如歌说着勾唇一笑。

    现在所有人包括华如歌的朋友们在内都觉得她肯定是疯了。

    陆远的实力不知道比陆晟高了多少,她答应了不明显是找死吗?

    “可以,赌什么你随便,赢了我给你,输了我也不要你什么。”陆远毫不犹豫的道,看似大方得体。

    华如歌闻言笑了一声道:“我还没想好,让我想想,明日一早咱们在这见。”

    “好。”陆远说着便带着人离开了。陆家仆人抬着陆晟,而陆晟此时早已经因为消耗过大加之受伤而昏迷了,毕竟不是谁都有华如歌的意志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