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八读书网 > 都市小说 > 妖娆炼丹师 > 正文 第1793章 不起眼的东家
    两人说话的功夫黄泉大帝和胖瘦二人已经赶到了,其中胖子率先开口道:“新老大,你找我们可是有什么好玩的。”

    “差不多。”华如歌说着看向黄泉大帝道:“大帝,想必你也听说有人在抢我们的拍卖行,也是时候动手了。”

    黄泉大帝这两人天听说被抢就气得不行,立刻道:“终于可以动手了,这些日子可把我憋坏了,你说吧,怎么打?”

    华如歌指着地图的一处道:“这个宗门距离我们这有五天的路程,我给你七百人,把他们给打服了。”

    “没问题,我保证人一个杀的不剩,东西全部抢回来。”黄泉大帝信心满满的道。

    华如歌则是摇头道:“咱们来这可不是为了杀人的,你此次去的目的就是把他们打的没脾气,再用丰厚的好处将这些人收为己用。”

    “这样啊。”黄泉大帝想了一下道:“我明白了,放心吧。”

    “大帝办事我自然放心。”华如歌说了一声又对着慕轻颜道:“到时候把人分一下,我也要七百人,留下一百人守着商会。”

    “你一个人行吗?你别看那些势力人不多,却肯定有高手坐镇的。”慕轻颜有些不放心的道。

    黄泉大帝闻言也皱眉道:“你要自己出手?”

    “我选的宗门相对弱一些。”华如歌说着又指着胖瘦两人道:“到时候让他们帮我。”

    黄泉大帝点头:“那好。”

    他曾经败给过华如歌,自然知道这是一个有手腕的狠人,所以也不太担心。

    慕轻颜见她坚持也只得照办了。

    胖瘦二人也是把胸脯拍得震天响,说老大就交给他们了。

    当院子里的人散去之后,华如歌又坐在院子中看着拓跋睿那紧闭的房门,若有所思。

    到了第二天华如歌醒来,发现拓跋睿仍然没有出关的征兆,便在交代下人好生照料的之后离开了。

    他们一行七百多人,乘坐七艘飞船浩浩荡荡的朝着那宗门而去,一路上行人避让,就连劫匪都一露出了畏惧之色。

    这船上大部分都是召来的混乱之地人,他们之前都很想见见九州商会会长这号人,于是在刚上船的时候就比较积极。

    华如歌也是保持了热情,她对人向来是温和和友好的。

    但是她发现这些人在见了她之后面上都流露出了失望之色,甚至有些直接皱眉有些不可置信,这些人都是打完招呼就走,根本没有半点尊敬的意思。

    “我说你们一个个都什么态度。”胖瘦二人先急了。

    但是也根本没有人理会他们,都回船舱休息去了。

    这七百人中有五个领头的,这些人受了华如歌丰厚的资源,态度倒是好一些,但也只是出于表面的礼貌,没有敬畏。

    等人们都回了船舱,华如歌上下打量了自己一眼,问胖瘦二人:“我就这么没有威信?”

    “老大,我们这个实力是弱了一些。”瘦子认清自我开始说道:“您看这船上实力最差的就是我们这种苦海境第三重的,那几个管事都苦海境五重,当然看不起我们。”

    胖子点点头,也有些沮丧。

    华如歌摇摇头道:“这些人怎么都从外观看人呢,我实力虽然差,但是我亲切啊,这样的人就不值得尊重?”

    胖瘦二人面露难色,也不知道怎么说了。

    之后的两天中,华如歌就听到这船上传来各种议论之声,都是围绕着她的。

    关于她实力低微,和她被抢之初只知道慌乱的无能,总之就没有一点是好的。

    华如歌是个关不住的,纵使这样也从船舱里走出来和大家聊天,这些人也和她说话,只不过态度很是轻慢,并不把她当成什么东家。

    华如歌也知道这混乱之地本就不讲什么规矩,从来都是崇拜强者看不起弱者的,所以也就没太计较,该怎么样怎么样。

    五个管事中间还有一个总管事,这人的名字叫陆广轩,他之前对这位东家也没什么好感,毕竟实力太弱,表现但也太软弱了。

    但是几天下来他看着东家无论被人家怎么说总是笑脸迎人,待人真诚,便也有些另眼相看了,在他观察来看这人成功可能就是靠得脾气好。

    这天华如歌靠在甲板的栏杆上,手里拿着一个酒壶,看着稍远些的空地上那些人在赌钱,不亦乐乎。

    若是平常她肯定要上去玩几把的,输赢都是个乐子,只不过这些人有些不待见她,她也就懒得去玩了。

    陆广轩从人群中走出来,到了华如歌身边问:“东家怎么不去玩几把?”

    “钱都给你们发资源了,没得输。”华如歌摊摊手,随便开了一句玩笑。

    说话的时候她也大量陆广轩,这是一个外表只有二十几岁的人,但实力却达到了第五重的中期,是这里面实力最强的。

    “东家说笑了。”陆广轩笑了一声。

    华如歌喝了一口酒道:“陆管事怎么也不玩了?”

    “不太会。”陆广轩简短的回答。

    “怕不是来陪我的吧?觉得我一个人尴尬。”华如歌笑着说。

    陆广轩可没从华如歌脸上看到半点尴尬的神色,只温和的笑意。

    “东家,你是我见过的最特别的人。”陆广轩忍不住道。

    “怎么说?”华如歌接了一声。

    “这么多天下面人怎么说我也是看在眼里,你居然一点都不生气,我还从没见过一个人有这样的容忍。”陆广轩说道。

    华如歌顺着他的思路问:“所以你是觉得我这人脾气好?”

    “正是。”陆广轩点着头。

    华如歌忍不住笑出声来,而后拍着陆广轩的肩膀道:“要么说是能做大管事的人呢,就是有眼光,太有眼光了。”

    陆广轩一头雾水。

    “我向来都觉得自己脾气好,可其他人就死活不承认,我今天总算是遇到知己了。”华如歌颇有些小激动的道:“陆管事,咱们一起喝点?”陆广轩不明白这有什么可高兴的,也就当成了华如歌的热情,于是点头道:“既然东家有雅兴,在下自然奉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