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八读书网 > 其他小说 > 青藤心事——中学时代 > 正文 第二十八章 秋千与风筝
    坐在秋千上,眯了眼睛,去看头顶慢慢明朗起来的阳光,空气中掠过一丝微微软软的风,轻轻的,带着些许早春的微薄的暖意。

    初春的午后,有着明朗的阳光,看上去很温暖。

    眼前有细微的尘埃在光束中飞舞,随风起落而又不可存留。

    眼前略泛鹅黄,遥看近却无的垂柳,在微风中轻轻的摇曳,或许是因了这难得的午后阳光,它也舞得轻松,又似乎略带一层浅浅的轻轻的喜悦。

    垂柳垂向的一边,是一个加工过的人工湖泊,湖水蓝绿着,泛着阳光的涟漪向不远处流去,偶尔有一两只鸭子拍打着翅膀游过。

    都说“春江水暖鸭先知”,看来,果然是实践出真知呢。

    何诗菱看着便不由得笑了起来,忽然间很好奇,这“鸭”是散养的呢,还是圈养的呢?

    脚下是一条有着圆或椭圆,白或灰白又或者黑色的光滑晶莹的鹅卵石小路。曲曲折折地在湖畔临水的七八级不太平整的石板台阶与小草间蜿蜒,延伸至远处一大片的草坪间。草坪很大,一眼望去,很是宽阔,几乎要赶上云凌中学的大操场了。

    草坪间,很有规律却又似乎没有规律地,隔着些许距离生长着二三成堆,三五成群成林的高大的树木,树下一圈,堆起近乎四五米左右的坡台,零星的散落着几个半埋在泥土里棕褐色形状各异的石头,供人休息小坐。

    也有人,在两棵树间挂起了吊床,很闲适的躺在里面看书或小憩。也有人三五成群的聚在树下摊开铺布,野餐或者是嬉戏。更多的人,不,应该是小孩子们在草坪上奔跑着玩耍着,也有些小孩子拉着大人们,在些许的风里放起了早春的风筝,高高低低的风筝线,奔跑的人们,草坪上是一片的热闹与欢乐。

    在那些热闹的人群里,她看到五岁的童童在奋力地奔跑着,拉着风筝线,企图想让它飞得高一些,再高一些,陪跑在侧的是一个细金框眼镜,温文尔雅的男了,穿着蓝黑相间的格子衬衫,外搭一件蓝绿色的背心毛衣马甲。

    另一边,是一位长发及腰的女子,头发很平顺的扎在背后。轻跑时,长发在身后扬成一面漂亮的旗帜,穿一件米白色的长款及膝高领毛衣,腰间系一条金色的宽腰带,一手拿着风筝的轴线,另一只手在不断地慢慢放着线。

    那是她准备来“听教诲”的表哥宋易一家三口。如果,爸爸知道,她的“受训课”是这样过的,会不会叹息此次的失策呢?会不会从眼镜的边缘微眯了眼睛,盯着她,不,是盯着他,那个寄予了厚望,却是如此安排“教诲受训”的表哥呢?!

    昨天下车后被哥哥接到家里吃了午饭,然后在童童的呼唤里,和阿姨他们一起,又折回了静云市,去观看了元宵灯会,搭最后一班车回到阿姨家后,都已经是晚上十点了。

    一个下午至夜间,相安无事。表哥并未和她聊学校的事,也没有说成绩的事。

    早上七点,睡到自然醒,发现,哥哥他们还没有来,慢慢悠悠地吃完早饭,有聊无聊地和阿姨聊着天,帮着阿姨洗完碗,才看到表哥一家三口的身影,看向挂在墙上时钟时,发现,都已经十点半了。

    一个上午,风平浪静。阿姨一个劲地给她拿各种吃食,和妈妈一样,生怕饿着,哥哥和嫂子,则是开始和她讨论起昨天的灯会来,聊了一些关于灯会而引发的一些的历史和故事来。她惊奇地发现,教语文的哥哥,居然知道对各趣闻轶事很是了解,以前只知道她这个哥哥,文学素养颇为高雅,所指导的学生参赛作品无不捧奖而归,真是,又刮目相看了。

    “姑姑,我们去放风筝吧。”

    中午十二点半,粉雕玉琢的小人童童跑过来,拉着何诗菱的手说,一脸的期待。

    哥哥一脸笑意地说:“旁边的水库重新改造过了,风景还不错哦,今天天气也还好,你昨天来的时候应该有看到吧?去看看,你也一年多没来喽。”

    “去吧,多活动活动,才能多吃点,长胖点,你太瘦了。”阿姨也从旁帮衬着。

    “走吧。”嫂子走过来,一手拉过何诗菱,一手牵过童童。

    “走喽,放风筝去喽。”走出院子大门的时候,童童回过头来,冲他爸爸喊道,“爸爸,风筝,别忘记了拿呀——”

    陪着童童跑了几圈之后,风筝在微风中努力着,欲达蓝天,却终未遂。

    在停下来休息的时候,看到河边的有一架秋千,便果断放弃了再次奔跑努力的念头,把风筝线交给了一旁谈笑风生的哥哥嫂子,穿过草坪,朝不远处的秋千走去了。

    还是这样的情境,更适合她一些,悠悠地摇着,欣赏着这“新”的风景。

    看了看不远处仍在努力奔跑的童童,不由得笑了笑,还是兴致盎然着呢。

    清风如可托,终共白云飞。却怎奈,风力尚微,始终未能高高飞起。

    轻轻地摇着,微眯了眼睛,仰视微风中有些温暖的太阳。

    忽然一个声音响了起来,“姐姐,可以让我玩一会秋千嘛?”

    睁开眼时,发现面前站着一个小脸粉扑扑的小人,扎着两个羊角辫,大约八九岁的样子,正歪着脑袋看着她呢,模样煞是可爱。

    “可以呀。”何诗菱笑着走到一旁,看着小女孩坐到了秋千上,“需要帮你推一下嘛?”

    “好的,谢谢姐姐。”小女孩甜甜地笑着。

    何诗菱笑着走过去,轻轻地推着,看着眼前的小可爱,又看了看远处的童童,想起多年前曾看到过的一句诗:纸鸯儿子秋千女,乱比新来春燕多。

    “我们一起玩秋千,好不好?大姐姐。”

    不知从哪里突然涌过来三四个小女孩,年纪相仿,大约七八九岁,其中一个个子略高点的小女孩,看着何诗菱说道。旁边的小女孩子则是一脸的期待的点着头。

    “当然可以了。”何诗菱笑着,然后看向秋千上的小女孩,“你们一起玩,好嘛,每个人二十下?”

    “好的。”坐在秋千的小女孩子说。

    “那你们排队玩,每人二十下。”何诗菱对那个高个子女孩说道。

    “好的,姐姐,”高个子的小女孩,指着三四个女孩子,“你第二,你第三个,你第四个,我最后一个。”几个小女孩点点头应着,好的好的。

    “谢谢姐姐,”高个子女孩走过来说,对何诗菱说,“我来推吧。姐姐可以休息一会喽。”

    另一个小女孩,也跑了过来,对高个子女孩说,“君君,我们来帮你一起推吧。”

    “好呀,累了,你就去休息一会。”“好的。”

    这小女孩子不错。何诗菱笑着走到十米之外的垂柳旁的台阶上坐下了,回头看了一眼,她们很愉快地排队玩起了秋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