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八读书网 > 玄幻小说 > 痴莲殊途 > 正文 第四十四章 看花容易
    雪卿慢慢悠悠的走上台子。圣器门的是一个男弟子,看起来只有二十多岁,已经站在台上有一小会儿啦。

    台子两边各有一个大熔炉和一个定型炉,旁边还有各种炼器材料和工具一应俱全。

    “箐莲曦山的雪卿与圣器门的纽珲,切磋炼器。因为是切磋,所以限时六个时辰,根据成品完成速度、品级,综合评定。”

    白羽介绍完,看了两人一下,又继续说:

    “这些材料和工具都有了。如果还有其他需要,可以提前申请。”

    白羽说完让两人各自检查了材料,雪卿在右,纽珲在左。确定没有问题后就宣布开始了。

    炼器和炼丹都是很费时间的,特别是品阶高的,更是需要时间的来细细打磨冶炼。

    所以只能以限时的方式来进行切磋,不然一个招新活动要拖到何时。

    只见两人各自站在熔炉旁,各自忙活着。

    纽珲应该是一早就确定了要炼制的器物,直接往熔炉里加火石,三两下就挑选好材料,控制火候,熔制材料,每一个动作有条不紊,每一个流程得心应手,十分熟练老道。

    而雪卿看着手中一红一白两块材料,有些难以抉择。洁白无暇的雪石晶好看,红如玫瑰的啼血石也好看。

    左右为难,难以割舍,索性都用了,又挑了些辅助材料,才捡了几颗极品火石扔进熔炉的火炉中。

    用手感受了一下温度,感觉还早,又拿出青炎的断杖出来,研究了一下,抬头说道:

    “盟主大人,我想借用盟里一些材料,用以修补青长老的手杖,折合多少灵石,我回头补上。”

    此话一出,大家一阵沉默,然后又讨论起来。

    “这是要一边炼制新法宝,还要一边修复法宝,一心二用?”

    青炎长老闻言,只得为自己的手杖默哀半刻,他怎么就相信了这小丫头片子的只言片语呢。

    “好!”留盟主回答得干脆。

    接着,便看到雪卿拿出一长一短的两个容器,放入熔炉内,看了一下,把断杖放到长容器中,一红一白两颗晶石放入短的容器中。

    不多一会儿,她又把几块不同颜色的磁石放入长容器中,用灵气引导磁石融成的液体在手杖中行走。

    她全神贯注的盯着手杖里的每一个结构单元,用灵力引导液体灌输于结构缝隙之间。

    液体似乎有些少,她又投了一块红色的磁石,待红色液体蔓延开来,刚好把缝隙填满。

    此时的手杖像是有了生命一样,断裂处自己连接起来。待手杖恢复好,她把长容器和手杖一起拿出来,放在定型炉一侧降温。

    这一系列动作看是没有什么,却已经过去足足一个时辰,而大半时间都是用在引导液体灌输缝隙之上。

    这是一个细致活,出不得半点差错,也是一个体力活,若不是有碧潭莲花灵力滋养,她怕是早已经吃不消啦。

    旁人看不出门道!但看到她抽丝剥茧般的动作,也不禁赞叹,青炎的脸色也缓和了一些。只有颜韶知道她在做着很费神费力的事情。

    这时,纽珲那边早已熔炼完毕,在雕刻打磨器物的雏形。

    雪卿放好手杖,看看熔炉里的晶石,正是时候。

    她用精神力凝聚成的一支笔,占着红色液体在白色上勾勒几笔,又换支笔占着白色液体在红色那边勾勒几笔。

    随后又融入一块拳头大的绿色晶石,熔化后把液体绕着红白两色,又熔化了两颗指头那么大的黄色晶石,分别缀在白色和红色中间。

    最后融入一颗比拳头稍大的蓝色晶石,摊开在绿色边上,也点了几笔缀于红白交界处的边缘。

    待到这一切熔制完成,雪卿把短容器里和里面的东西一起拿出来。打开定型炉门,把长容器拿出来,把短容器放进去,还调节了一下炉门旁边控制温度的弹片。

    随即,雪卿盘膝坐于地上,拿起绘制阵法的朱笔,在提笔之前,还看了一眼纽珲那边的进度。纽珲还在细细打磨,看来要做的器物很精致也很大。

    这时已经过去了两个时辰,幸好手杖不用定型,雪卿只要接上,再画上几个阵法,把她融入的磁石属性发挥出来就好。

    时快时慢,忽停复行,时而提笔,时而下笔,时而停笔思索。

    一直都在消耗精神力的雪卿额头上有一层薄薄的细汗,感受着手中的手杖又恢复如初,有了活力,她高兴得顾不得去拿手绢,直接用衣袖擦了一把,欢呼雀跃的喊着:

    “青长老,你的手杖修好啦!你看一下,可还满意?”

    雪卿话还没有说完,手杖就已经被她用灵力送到了青炎手边。众人都看着青炎,看看他是什么反应,就知道这小丫头的斤两啦。

    青炎轻握手杖,输入灵力感受一下,心里可乐开花了。法宝的属性提高到了中品道器,而且还更加适合自己的水木灵根属性。

    “满意!满意!太满意了!谢谢雪小友!”

    青炎乐得忘了之前的质疑,刚刚还小丫头长,小丫头短的。

    雪卿看她满意了,就回以一个微笑,又看了看颜韶那边,颜韶拉着梓桐,双双给她比了个大拇指。她笑得如山花般灿烂,朝着两人挥了挥手,才静下心来继续切磋比赛。

    这会没有人指责她的傲慢无礼啦,一个十来岁的孩子,要有多深的功力才能把断了的道器法宝修复?虽说修复比炼制简单些,可也不容易啊。

    其实雪卿也没有那么神,断杖给颜韶看过了,颜韶给她说了需要用到的材料和如何操作,火候如何控制,画什么样的阵法。但第一次实验就成功了,确实是幸运的。

    接着,雪卿拿出短容器中凝固好的晶石,盘膝坐着在一张木桌前,拿出一块蓝色布包摊开在桌上,里面有各种型号的刻刀。

    她东挑西选了好半天,才拿出一把有五六寸长的刻刀。左手扶着花花绿绿的晶石,右手拿着刻刀开始下手雕琢器物雏形。

    时间悄然溜走,已经过去半个时辰,她手中的晶石器物形状还没有出来。

    又过去了半个时辰,有了些凹凸,但是依然不见器物形状。

    但她的额头开始有豆大的汗珠顺着青涩的脸颊滑落,她用衣袖擦了一下,继续认真执着的刻着。

    都说认真的男人最帅,认真的女人也帅。虽然她还只是一个女孩,正在成长为女人的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