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八读书网 > 玄幻小说 > 神话纪元 > 正文 第五三五章
    阴影越想越不安,越想越焦灼,眼睛不时的偷偷瞄向陈守义,试图看出其中真假。

    祂最讨厌开玩笑了。

    这真的是一点都好笑。

    祂觉得自己可能又要改变主意了。

    “这个尊敬的……大人,我忽然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情。”阴影之神看着陈守义察言观色,小心翼翼的说道。

    陈守义冷眼瞥了他一眼,把口中的真神肉咽下“什么事?”

    阴影之神看着陈守义嘴角流下的金色神血,只看得眼皮直跳,头皮发麻,结结巴巴的说道“我……我想起来自己不能陪你们一起去那里!”

    “为什么?”陈守义疑惑道。

    “那里是……血腥之神的圣城,信仰领域强大无比,近乎知,我一去就会血腥之神发现的!”阴影之神看着陈守义变得冷意的脸色,不由脊背发寒,连忙赌咒发誓道

    “尊敬的大人,大家一路相处的这么……愉快,我怎么敢蒙骗您呢,您知道我这只是念头降临,凡胎,脑子有点不太好,一时想不起来了。”

    陈守义盯了祂好一会,想着现在打死祂,对方也损失不了什么,才开口道“这次姑且信你一次,没有下次了!”

    “是是是。”

    祂点头哈腰,心中无比屈辱。

    想他堂堂一个神,竟沦落到这种地步,实在感到悲哀。

    但这不算什么,这只是通往成功路上的一点小小挫折而已。

    不过……凡人,不要让我发现,你在说大话。

    否则,让人知道亵渎一个真神,是一件如何恐怖的事情。

    所有我今天经历的屈辱,都要一一还回来。

    到时候……

    哼哼!

    祂心中已经构思了无数的折磨手段。

    阴谋之神恶毒的心理活动,外人自然无从知晓。

    李文武道“现在怎么办!”

    “等先下去再说!”陈守义沉声道。

    空中战斗不便,正常体型时,身形勉强还算灵活,一旦巨人变身,就只能是个靶子,对付普通敌人自然没问题,碰到半神级的对手就比较麻烦了。

    若是遇到血腥之神,那更是死路一条。

    阴谋之神连忙应是。

    然而足足过了十几秒,巨鸟依然沿着直线飞行。

    陈守义回头一看,就见阴影之神满头大汗,一脸焦急。

    他脸色闪过一丝暴戾,一把掐住阴谋之神的脖子

    “你又在耍什么花招?”

    “我不是,我没有!”阴影之神连连摆手,都要哭出来了,这真不是祂故意为之

    “它不受我控制了,可能太靠近了,我们被血腥之神察觉了,祂现在已经变得更强大了!”

    陈守义松开手,心中一沉。

    他发现自己有些小瞧了血腥之神了。

    掌控四国之地,拥有数亿的信徒,其每天产生的信仰之力都是个天文数字,哪怕暂时还是微弱神力,其力量恐怕也远不是仅仅十余万信徒的海洋之神可比。

    他不清楚的是,当初他碰到海洋之神。

    只是一个信仰被夺,神力陷入低谷,而且前一天还刚被人追杀的丧家之犬罢了。

    “能不能让它降落?”陈守义问道。

    “我正在努力!”祂拼命用精神恐吓巨鸟,让它服从自己。

    等等,我为什么这么要努力?

    祂愣了一下,反应过来,这具凡胎,让他思维都迟钝了。

    祂又改变主意了。

    就这么办,两个打起了才好。

    无论哪个打死哪个,祂都是赚了,如果两败俱伤的话……

    想到美处,祂差点忍不住笑出声来。

    愚蠢的凡人啊,愚蠢的血腥之神啊,在我智慧的阴谋和蛊惑之神下,再强大也只是两个操线木偶。

    随即祂连忙在脸上憋出痛苦的表情,继续假装努力。

    这时陈守义注意到,数个黑色的小点朝这边迅疾的飞来,从一路的方向来看,显然是冲他们而来。

    “来的这么快?”

    陈守义收回目光,对李文武大声道“能跳下去吗?”

    李文武只是向下看了一眼,就一阵头晕目眩,脸色难看,连连摇头。

    开玩笑,下面的房屋都像豆腐块一样,少说都有几千米高,就算他是传奇强者,这么跳下去……生还希望估计也是渺茫。

    “你行的!”陈守义一脸诚恳的大声鼓励道。

    “我不行,我真不行,我恐高。”

    “你一定行的。”陈守义说着,在鸟背站起来。

    李文武预感到不妙,连忙紧紧揪住背上的羽毛“别别别……

    继而就见陈守义在鸟背上疾走一步。

    阴影之剑出鞘,剑光如影,一闪而逝,与此同时,硕大的鸟脖子,便脱离巨鸟的身体,鲜血喷涌而出。

    无头的尸体微微顿了顿,下一刻,尸体翻滚着一头从高空栽下。

    “陈……守……义……我……恨……你……啊啊啊……”

    下方飘来李文武歇斯底里的喊声,很快声音就越来越弱,随风飘散。

    陈守义悬浮在空中,还有余心看了一会,几头越来越近,体型庞大的飞行恶兽,继而身体便俯冲而下。

    衣服在狂风中,猎猎作响。

    他速度越来越快,数秒后,已隐隐发出雷鸣声。

    也就俯冲的时候,他的飞行速度,才能接近音速。

    衣衫被劲风渐渐撕裂,化为一片片碎布,飘荡在空气中,一直躲在衣服里面的贝壳女再无法隐藏,被陈守义一手抓到手中。

    十几秒后,他就追上了还身在半空中的如蛤蟆一样,尽量伸张四肢的李文武。

    已快要崩溃的他,一看到陈守义差点喜极而泣,连忙道“快……快拉我。”

    此时离地面已只有三四百多米。

    “放心,死不了!”陈守义说了一句,慢慢降低速度靠近,接着一把抓住他腰上的皮带,意志猛然发力向上提。

    然而才不到半秒,就听的“崩”的一声。

    皮带发生崩裂。

    陈守义拉了个空,再去追已经来不及了。

    几秒后,下方传来一个沉闷的坠地声。

    陈守义愣了一下,看了看手中的皮带,又看了看下方砸出了一个大坑的农田,他把皮带随手扔掉迅速的飞落下来,解释道“这不能怪我!”

    “我知道!”

    一阵泥浆翻滚,一个满是淤泥的黑人,狼狈从泥坑里爬了出来,闷声闷气道。

    只是这活也太糙了!

    幸亏这里是农田,也幸亏先前被拉了一把缓冲了一下,否则骨头都要被摔断了。

    “那个阴谋之神和蛊惑之神呢!”李文武问道。

    “你往东看,离你一百米外的另一个泥坑里,也不知道有没有摔死!”陈守义说道。

    李文武还救一下,蛮神他才懒得救。

    说曹操,曹操就到。

    下一刻,阴影之神如火烧屁股一样,从泥坑里钻了出来,一瘸一拐的朝这里飞快跑来,祂上方三头恶兽在半空盘旋,准备伺机攻击。

    “尊敬的大人,救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