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八读书网 > 其他小说 > 碧剑金刀 > 正文 第二一四章 恩恩怨怨 药王动怒
    次日启程,于秀芸有意的回避马思明,策马独行。

    马思明猜到了分,一定是她知道自己昨天去了乌兰图雅房间里的事,他知道自己真的不该再伤她的心了,内心暗暗发誓,以后再也不去偷偷见乌兰图雅了。

    林中笑见此情景催马赶上,想跟于秀芸说话,却被于秀芸假装打马,反给了他一鞭子,抽得他脸上瞬间红肿了起来。

    刘小翠催马赶上林中笑,呵呵一笑说道“没想到我芸姐姐也会有发脾气的时候。”

    林中笑尴尬地笑了笑。冲刘小翠说道“好姑娘,把金蚕软丝网还了我吧?”

    刘小翠假装没听见他的话,说道“既然想表现,就应该百折不挠,不要吃了一鞭子就打退堂鼓啊。”

    林中笑摸了摸自己的脸,摇摇头,心说还是算了吧,着急吃不得热豆腐,我静观其变好了。

    格兰也看出了于秀芸的反常变化,没有了以往的大姐姐矜持大度形象,知道她一定是知道了昨天晚上的事。为了让于秀芸早点退出,格兰决定帮助乌兰图雅一把,于是故意制造机会让马思明主动去找乌兰图雅说话。开始马思明并不知道这是格兰设的计策,后来乌兰图雅提醒了他他才明白过来。

    乌兰图雅也看出了于秀芸的反常,又见格兰故意给自己和马思明创造机会,知道她这是想刺激于秀芸,好让她离开马思明,乌兰图雅想想于秀芸往日对自己的好,自己还真是不忍心这样去做,于是暗中说与马思明知道,让他和自己保持一定的距离,不要听格兰的话,格兰是想故意制造事端。

    刘小翠更希望马思明跟于秀芸在一起,因为她知道,芸姐姐比起乌兰图雅要大度得多,这样自己将来才有希望和思明哥哥在一起。

    刘小翠因为有了这些想法,便主动制造机会让马思明去找于秀芸说话。

    她这样做气坏了格兰,格兰不服气,便和刘小翠两人斗起了法,为此还偷偷地动了手,各不服输。

    马思明明白了她们两个人的用意,便不再上当,也不再理会她们两个人,如此,她们两个人这才消停了下来。

    高一笑因为身上有伤,便以养伤为由,暂时退出了林文孝他们团队。

    林文孝见对方人多势众,一时间也难以有机会得手,便不再主动出击,而是一路尾随,等候机会。

    这样一来,李祺他们一行人便很顺利地来到了药王谷的管辖之地,因为天色已晚,决定先投宿,明日再进谷去寻找药王谷的谷主,求百年红解药。

    林文孝也跟踪到了药王谷,他见李祺等人都投了宿便也投了宿。

    吃过晚饭,林文孝就想,万一李祺明日到了药王谷,见到了老谷主,正巧这老谷主有陈年的“百年红”,那柳彦奇岂不是就有救了?不行,我绝对不能让李祺拿到“百年红”,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我连夜赶往药王谷,将这“百年红”给他偷了,看她们明日来了还能怎样?

    林文孝想到这里,也没有通知陆南汴和唐摩提,只身一人换上了夜行衣,向药王谷而去。

    林文孝提足急行,不到一个时辰的功夫,便来到了药王谷的谷口。

    药王谷三面环山,中间一块千余亩的平地,平地四周遍布灌木林地,气候温和,雨水充沛,适合种植很多种名贵中药材。唯一的一面出口是一条从药王谷流出去的河流,河水有几米宽,没胸深。

    历代药王为了防止有人入谷偷窃,在河流逼窄处修建了一处隘口,两面于高耸入云的石壁相连,下有齐胸深的水流,水流中有防止人潜入的木栅栏,和许多机关,河上修有五层隘楼,有谷丁昼夜把手,隘楼之上也是布满了各种机关暗弩,想要进去,没那么容易。

    林文孝看罢多时,知道要想偷偷地进去并不容易,眼珠一转计上心来。

    林文孝摘下面巾,来到隘口跟前大声叫门。

    门上守护隘口的谷丁听见有人叫门便点起了灯笼火把,询问来者是什么人?

    林文孝冒名说道“我叫马思明,因为有位朋友中了毒,我受金花婆婆之托前来求药。”

    隘口上的谷丁有知道金花婆婆这个人的,便向下喊话道“既然你是金花婆婆派来的,那请稍等,我们这就去请示谷主。”

    谷丁飞奔而去,见到老谷主把情况一说,老谷主说道“既然是金花婆婆派来的,那就放他进来吧。”

    谷丁回到隘口之上,放下吊梯来,林文孝便上了隘口,在谷丁的引领下来到了药王的住处。

    药王见来人不认识,便询问起来,林文孝自然早就编排好了一番瞎话。

    林文孝说完话双膝跪倒在地,磕头如捣蒜说道“求老谷主一定要伸出援手,救救我的这位朋友,没有百年红,他就死定了。”

    林文孝为什么会这么做?当然不是真的为了求药,他是想试探试探,看看药王谷是否真的有“百年红”,如果有,他今天晚上一定要想尽一切办法把它弄到手,如果没有,那自然是天助我也。柳彦奇必死无疑。

    老谷主见他这样,赶紧上前将他馋扶了起来,然后叹了口气说道“唉!百年红是一种奇花,非常难培养,原本前任谷主手里是有两株百年红的,可是,早在十几年前便已经被五毒教的叛徒给买走了,他为了报复前教主,不惜毁掉了那十分珍贵的奇花,如今,药王谷并没有了这百年红。”

    林文孝听说谷中没有百年红,心里兴奋得不得了,若不是在老谷主的面前,林文孝真想蹦起来大声欢呼,想那柳彦奇没有这百年红解药,很快就要一命呜呼了,心里别提多开心了。

    林文孝害怕老谷主留有后手不肯拿出来,于是继续演戏,再次跪倒在地,磕头如捣蒜,说老谷主您大慈大悲,一定要救救我的这位朋友,没有百年红他就死定了。求老谷主不要吝惜,无论花多少钱我都愿意买,求求老谷主,就把珍藏的百年红卖给我吧。

    老谷主再次搀起林文孝,面露难色,说道“真不是我见死不救,谷中确实没有存货,你是金花婆婆派来的,我跟金花婆婆交情颇深,我若有此物,岂能袖手旁观。”

    林文孝见老谷主说的像是实情,便决定告辞离去,可是转念一想,万一他真的留了一手,等明日金花婆婆一来,他看见了金花婆婆,爱不住面子,把百年红给了她,那岂不是就坏了,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我假借今日已晚,我要求在这里留宿,等夜深人静,老谷主入睡之后,我便偷偷地潜入到他的药房,好好寻找一番,必须要做到万无一失才行。

    林文孝想到这里,深深一揖说道“既然老谷主真的没有这百年红,那我也不能强人所难,只能怪我这位朋友福浅命薄了。”

    老谷主也是长叹一声说道“实在是对不住了,我真的没有存货,还望理解。”

    林文孝不再询问百年红的事了,说道“老谷主,此时天色已晚,能否让晚辈留宿一晚,明早我就离开。”

    老谷主本来因为没有百年红帮助他救人心里已经感觉很过意不去了,见他想借宿一晚,哪有不应的道理。

    老谷主吩咐谷丁领林文孝去休息。

    四更十分,林文孝跳下床来,将窗户推开了一道窄窄的缝隙,向外面张望片刻,见外面一片漆黑,没有谷丁走动,所有屋子都息了灯火,大家睡得正熟。

    林文孝跳出房间,向后院药王的藏药室摸了过去。

    要说林文孝怎么会知道后院的房子就是药王的藏药室呢?因为药王的院子并不大,前院刚才林文孝进来的时候已经仔细看过了,都是有人住的样子,唯有后院的一大排房子,看上去像是库房,因此,他便直接奔后院而来。

    库房的门有大铁锁锁着,林文孝知道,若不破锁,他是不可能进到屋子里去的。林文孝轻轻地抽出承影剑来,然后剑柄一分,子剑在手,手起剑落,大铁锁应声落地。因为子剑非常锋利,削铁如泥,因此,虽然斩落大铁锁,但是并没有发出多大的声音。

    林文孝赶紧推门而入。

    来到库房里林文孝傻眼了,这里面上三层下三层,左三排右三排的,是各种药材,这么多药材,哪一种才是百年红呢?

    林文孝心想,那么珍贵的东西应该不会在这么简露的药材架子上,而且也不可能有这么大的量。于是,林文孝便向里面搜索而去,果然,他看见最里间有一排木制的储药柜,每个小格子都不大,而且都落着锁,林文孝猜想,珍贵的药材应该都在这里藏着呢。

    为了看清里面都是什么药材,林文孝再次取出承影剑,将所有锁头一一斩落,然后逐个检查,只要是花样的,他就立刻拿出来包好,准备带走,可是都搜索完毕他发现,只是这些花药就足有几百斤重,凭自己一人之力那是无论如何也带不出去的。就算自己能拿的动,出谷的时候,守护隘口的谷丁也不可能放自己出去呀,还不得将自己当贼打呀。

    林文孝坐下来想了想,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我一把火把这些药材都给它烧掉,就算那老谷主知道了,也不会找上我,我冒的是马思明的大名,又打着金花婆婆的旗号,我一把大火把所有药材都给它烧光,明天马思明他们来,老谷主一定会跟他们没完,就算他手里真有“百年红”,也绝对不会再给他们了。

    林文孝想想自己的计划真是完美,心中暗自窃喜。

    林文孝主意打定,便取出火种来,将地上堆积的药材给点着了,林文孝见火势已经无法控制,这才偷偷地往谷外摸去。

    林文孝刚刚离开不一会儿,仓库里的火舌便窜出了屋外,一下子惊动了所有人,谷丁们赶紧鸣锣传信,高呼药材仓库起火了,大家快来救火呀……

    老谷主被大家的喊叫声从睡梦中惊醒,急忙披上衣服出来查看,此时,整个仓库已经完淹没在了大火之中。

    老谷主心疼得捶胸顿足,忙问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不是千叮咛万嘱咐要小心用火的吗?这仓库怎么会起火呢?

    谷丁们都说每天都检查好几遍的,根本就不可能留下火种,一定是有人故意放的火。

    老谷主说道“有人故意?谁这么大的胆子,敢烧我的药材库,这里面可都是治病救人的东西,谁这么丧尽天良,要烧掉这救人的东西?”

    谷丁说道“谷主,大家在一起这么多年了都相安无事,肯定不是咱们自己人放的火?”

    老谷主说道“不是咱们自己人还能有谁?咱们谷中外人也进不来呀!”

    谷丁提醒他说道谷主,你是不是忘了,夜里不是有个叫马思明的人来过吗?他可就是一个外人啊!

    老谷主一着急把林文孝给忘了,急忙吩咐谷丁去找。

    老谷主吩咐完还自言自语道“金花婆婆跟我交情不浅,她派来的人不至于会故意放火烧咱们的药材吧?”

    那谷丁说道“谷主,你别忘了,他是为什么而来?您没能满足他的愿望,说不定心怀怨恨放的火也说不定。”

    这时,那去找林文孝的谷丁回来报说“谷主,那位马思明不在屋中,我摸了摸他的被窝,没有温度,想必此人已经离去多时了。”

    老谷主闻听此言气得胡须都站起来了,手中铁杖使劲地一杵地面,恨声说道“好你个马思明,我没有百年红给你救人,你就放火烧我的药材,你也太歹毒了,小子,让我抓住你必将你碎尸万段。”

    直到天色大亮,火才被大家浇灭,可是,满库的药材都化为了灰烬。

    老谷主捶胸顿足,悔恨自己不该一时心慈,留马思明在谷中住宿。

    就在这时,守护隘口的谷丁跑来报道“谷主,关下有一伙人要求见谷主。”

    老谷主问是什么人?

    谷丁说道“那人自称是马思明,是金花婆婆派他来叫关的。”

    老谷主一听马思明三个字,立马火冒三丈,大喝一声“来呀!跟我列队出谷,我要亲手杀了这个胆大妄为的小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