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八读书网 > 玄幻小说 > 本盗又来打劫了 > 正文 第二十四章
    “他有这么好说话?”莫禾有些不敢相信,低声向莫君问道。

    “喂!你有话就光明正大地说,本尊年纪虽大,耳朵可好使着呢!”帝天似是不满莫禾对他的态度,插嘴道。

    莫君摊摊手,有些无奈:“其实呢,也不是没有条件,咳!”

    “他老不,老人家一个人在这里生活了数千年,无聊的紧,只要我们在这里陪他聊聊天,说说话。一年呢,他就救你一命,两年呢,就送我们一根百年紫玉藕,三年呢,就送一根千年紫玉藕。”

    “哼!”旁边帝天不冷不热插了一句。

    莫禾眼角抽了抽:“你答应了?”

    “我不答应也没办法啊!你当时都快死了!”莫君嚷道。

    “那莫燃师兄怎么办?”莫禾大急,又猛得想起什么来:“我记得,刚刚前辈说我已经占了他床榻数月……”

    莫君讪讪点头:“确切的说,应该是三个月零六天。”

    “……”莫禾一愣神,脑子顿时僵硬了。

    “三个月!那莫燃师兄他岂不是……”

    “小妮子,你莫要听他胡说!”帝天站起来凑了过来:“三个月是没错,但那是在这须臾仙境中,这里与外界不同,外界一天,相当于这里一年,实际上,你那莫燃师兄不过只耽搁了三个时辰,死不了的!”

    “真的吗?”莫禾看向莫君。

    “真的。我刚刚故意那么说,就是逗你玩的。”莫君笑道。

    “你!”莫禾气得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初见这莫君还以为他是个谦谦君子,可这些日子接触下来才发现这分明是个浪荡子弟。总是不经意间就占了自己许多好处,还时不时地拿自己寻开心。

    不过莫禾可懒得跟他计较,正事要紧。

    “帝天老前辈,您可否通融一下,能不能先让他送了紫玉藕回去,我留下来陪你,别说三年,就是陪个十年八年的都可以!”

    算上日子,她离一个月期限还有二十六天,在这里也就是二十六年,足够了。

    哪知帝天毫不犹豫摇了摇头:“不行!”

    “为什么?”莫禾急道。

    “这么说吧,我来跟你们算个账。”帝天扳起手指道:“第一,你受伤,这家伙一进来就捞了我一根千年紫玉藕。第二,我这湖中有一只养了三千年的锦鲤,他来这没几天就给我生剖活剥烤着吃了。第三,我这湖边有一亩百香果,这小子全给摘了练丹药,摘了便摘了,偏我那长了两千年的锦雀只吃百香果,没一个月便饿死了,又被这小子拔毛去骨给炖了。”

    “我不是小气的人,其他杂七杂八被他拿去炼丹的就不提了,单着三样,他这辈子就别想离开这里!”帝天愤愤不平道。

    实则,是因为锦鲤烤的太糊,锦雀炖得太柴,白瞎了他养那么多年,所以才气不过。

    莫禾眼角又抽了抽,这家伙也太能折腾了吧。不过这帝天似乎跟玉衡宗口中所说的那个帝天有些不太一样。

    莫君则有些无辜道:“是你说的,只要我能带你离开玉衡山,这冰湖里外的东西就任由我拿任由我用!且这些活物还不是你说变就变,一念之间的事,何必那么斤斤计较。”

    “关键是你小子诓我!”帝天瞪着眼道:“三个月了,一点起色都没有,湖里湖外的灵物倒被你祸害不少,我亏大了!”

    “老人家,你可别生气,我说的那个能带你离开的人不是我,是她!”莫君指着莫禾道。

    “我?”一脸懵逼听着两人说天书的莫禾更加懵逼了:“什么意思?”

    “你这冰湖只认神兽血脉,我肉体凡胎在努力也是徒劳,她却不同,她有饕餮的血脉,定能收服这冰湖。”莫君一本正经道。

    帝天和莫禾登时目瞪口呆。

    “她有神兽血脉?你当我瞎吗?她在这躺了三个月,我一点神兽的气息都没闻到!”帝天气道。他当初放莫君进来是因为在莫君身上闻到了一丝那个人的味道。上古时代存留下来的只剩他们二人,但都是只余神识,肉体坐化。虽说万年前他们是死对头,但被人类害成这般模样,说不定他会同仇敌忾,帮自己一把。

    谁知道三个月下来他才发现,这小子身上只携带了那人一丝神识,身体跟常人并无两样,且自身肉体所带的记忆极其排斥这一丝神识,根本不可能被他收服。

    他本就郁闷至极,这小子还口出谎言,想要再蒙混于他。他虽只余神识,空有其表伤不了这两人,但这地方是自己右目所化,困他们一辈子还是可以的。

    “是哦,我有神兽血脉吗?我怎么不知道?”莫禾也十分困惑。她母亲难产,一出生便走了,父亲在她五岁时病死,她虽对这两人没有太深的印象,但是从左邻右舍口中知道父母只是普通的商人,并无任何特别之处。

    “你身上是没有神兽血脉,但是苏曼华身上有。”莫君极其笃定道:“苏曼华是魔族天才,十六年前,她才豆蔻年华就已入金丹,不到三十岁就突破元婴境界,这都得益于她是神兽之后,只是过了几千年血脉稀薄几不可闻。但这也足够了,你如今有了她的仙脉,自然也顺带着沾了些许神兽血脉,所以你肯定可以收服这冰湖。”

    莫君长篇大论,莫禾除了疑惑他是怎么知晓苏曼华的事,旁的皆如天书,一点头绪都没有。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这家伙自己走不了,因此把她也拉下了水!

    倒是帝天听闻后把鼻子凑到莫禾身上使劲闻了闻,期盼着能闻出些什么来。

    虽然帝天只是神识并无实体,凑过来连点呼吸间的热乎气儿都没有,莫禾还是往墙角缩了缩。毕竟道洵说过帝天喜食人魂,若是没闻出点什么,一气之下把她吃了可咋办!

    帝天自然同前三个月一般,什么都没闻出来。不过他也没生气,他什么都缺,唯一不缺的便是时间。反正一个人也挺无聊的,若是莫君说谎,他就关他们一辈子,当做娱乐项目打发时间也是好的。

    “莫君师兄,帝天前辈,其实我不大懂你们到底在说些什么?什么神兽血脉,什么收服冰湖?可否给我细讲一下,如果我能做到我肯定会努力去做!”莫禾讪讪道。她只想拿了紫玉藕早点离开,可不想当莫君的垫背,在这里住上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