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八读书网 > 其他小说 > 靓女截殉录 > 正文 第378节 代人说项鼎拜后薇见娟如释重负
    第378节代人说项鼎拜后薇见娟如释重负

    太皇太后瘫痪在床,很快传遍了皇宫。几天来内阁府成员,及几位在京尚书,分别有事没事地前来拜见孙太后。知道孙太后是主张截殉制人,有仁人志士或明或暗地提示应马上废或是截殉制。皇帝已经十五岁,多年来在皇宫顶尖侍讲、侍读学士及大学士等老师培育下,不仅增长多方面知识,也明白了皇朝一些的事。特别是人殉祖制,皇帝知道是太皇太后把着,太皇太后病倒于床,不能再处理皇朝政事。皇朝一些事情,皇帝除依靠内阁府外,最亲近人母亲的孙太后,是最可依赖和信任的人。孙太后从祁镇儿子皇帝一言一行已经上看出,皇帝与孙太后表达有要截殉的意愿。人殉祖制,是重大原则的问题,孙太后在多年来一直想截殉,一股股护殉的势力,从不同角度地对抗和阻碍着。郁闷、徘徊、惆怅、颓废……的心情,常搅扰在孙太后的内心世界里,使孙太后常常望着满天的星斗发呆,唉叹得不能自拔。孙太后今天终于盼到截殉黎明前的曙光,截殉祖制的一轮红日,终于要出现在明朝的大地上。然而,先帝朱瞻基口头禅常鸣响在孙太后耳旁“万事求根本,从来孝最先”。朱瞻基的行孝行为,既给自己母亲的太皇太后看也是给儿子的祁镇及天下的庶民看的,使孙太后比较敬佩的同时,也考虑到自己和一代代人一样地要新陈代谢,在此期间也需要皇朝制造出此种敬孝之风的氛围来推动着社会的稳定、文明、民主、进步与发展。太皇太后是孙太后的婆,是朱瞻基的母亲。作为儿媳的孙太后,若趁刚病躺在床的婆,不顾一切地违背八德故事中敬孝的名言地拦截殉制?反殉制的仁人志士其中含受殉制威胁或迫害的人当然会拍手称快。但孙太后和家父母一样,都是孙家传承尊儒弃佛具有敬孝门风的后代,在此方面一下转变思想若作出有辱敬孝家教的门风的行为,倒也是实现了自己曾说过的有权做的第一件事“截殉”的若言,但社会如出现孙太后是趁人(太皇太后)之危截殉的污言秽语无法平息不说,太皇太后如一口气上不来,儿媳气死婆的恶名就会臭名昭著!孙太后反复咀嚼此事的心,一下有点发颤地想太皇太后在世一天,孙太后绝不会也不应该那样干。孙太后这天坐在客厅臣座位,心里周而复始地纠结着此事。

    “报!曹鼎求见太后!”怀恩进来报。

    “请进!”杨荣、杨士奇推荐曹鼎进的内阁府,杨荣在正统五年去世后,曹鼎接手一直掌管杨荣曾经掌管的一些的事。曹鼎与孙太后也一直保持不断的来往,在正统元年以来,有事没事常看孙太后,以靠紧皇室家族,孙太后想着曹鼎一些的事地说。

    “臣曹鼎拜见太后,太后吉祥!”曹鼎进来施礼地说。

    “平身!”孙太后说。

    “谢太后!”曹鼎一说地站来,直立在孙太后对面。

    “曹鼎怎有时间来?”孙太后笑地问。

    “代人说项,鼎拜后(孙太后)!”曹鼎笑地说。

    “成语释义替人说好话,语出宋?计有功《唐诗纪事?项斯》。你替谁说话?”孙太后想着成语笑问。

    “小臣多日未来,特来拜见,以示敬意!”曹鼎恭敬笑地说。

    “曹鼎说话,总有新意!“孙太后说。

    “啥新意!”曹鼎被孙太后夸奖,不好意思地说。

    “杨荣在世,一直夸你,杨士奇也承认。你在泰和事,杨士奇说了……”孙太后说着说起杨士奇说曹鼎的事,曹鼎在会试时得中乙榜,提出不要担任教职,愿到地方州县供职。于是,曹鼎被改任为泰和典史。他在公务之余,努力学习不止,仍修习考试的功课。泰和县尹嘲笑他说“你如此可做状元!”他说“我要做状元,不达目的,决不休止!”

    “嘿嘿,小臣陈年旧事,不足挂齿。”不好意思,曹鼎看着孙太后嘿嘿地说。

    “你果然考得状元,授翰林院编修,累升吏部左侍郎,文渊阁大学士。如今是内阁成员,你令人可敬可佩,读书人应从你身上,得到启迪。”孙太后笑说。

    “耿弈收复齐地立下大功,光武帝刘秀赞扬他说‘……有志者事竟成也。意有志气人,事终究能够成功!”曹鼎没顺孙太后话题,净想起古代人事例,一脸志气地说。

    “好!你说来目的?”孙太后问。

    “臣代人表示谢意。”曹鼎说。

    “谢意?”孙太后问

    “我代表李时勉,向您表示感谢!李时勉得罪王振,被戴枷示众,你让邝保镖,放李时勉。李时勉来怕遇到王振,就委托于我!”曹鼎笑说。

    “陈山是你表兄?”孙太后想着问。

    “太后怎知?”曹鼎没答而笑地问。

    “谁说不重要。”杨英艺在夜间进高墙大院的李小山家,偷听李小山夫妇夜话回来后禀报孙太后。孙太后想起杨英艺话地说。

    “唉!我表兄陈山,死在邵武,才72岁,是宣德九年。”曹鼎说着的脸,有一抹的哀伤。

    “是啊!陈山去世有点可惜,是效忠皇朝好官吏。”孙太后为安慰曹鼎说。

    “李时勉接我侄女回李时勉家,小臣挺高兴。”曹鼎说。

    “尧妹回李家,我也挺高兴。有人告诉我,李时勉说不再纳妾,与尧妹白头到老。我冲此一点,才帮的李时勉,愿他信守诺言,与尧妹白头携老。你把此话,捎给李时勉,他今后也要,勤奋敬业、效忠皇朝。”孙太后将此事联系截殉事,愿尧妹和姐尧梅一样地过上不受殉制威胁的女人生活。

    “李时勉是我表侄女婿。太后此话我定带到,让他要效忠皇朝。”曹鼎诚恳地说。

    “好!”孙太后说。

    “太后没事,小臣告辞?”曹鼎笑问。

    “你有事再来。”孙太后冲曹鼎说,曹鼎退后两步出了客厅。

    “报!万老板求见太后!”怀恩进来报。

    “请进!”杨士奇听了孙太后话,孙太后很愉悦地说,

    “民女万涓生,拜见太后,太后吉祥!”谭娟进来施礼,没说叫谭娟地说。

    “(太后)薇见娟(谭娟),如释重负!”出自《谷梁传?昭公二十九年》。成语解释像放下重担般轻松,形容紧张心情过去,以后的轻松愉快。”孙太后走近并抱住谭娟,忍不住掉泪地说。

    “我很想你。”和孙太后紧抱一起,谭娟泣不成声不肯撒开地说。

    “你在牢里,瘦多了。”时间过一会,孙太后松开谭娟,用手擦把泪,久别重逢般地端详谭娟地说。

    “我还这样,你事务繁忙,倒是瘦了。”谭娟也擦把泪,破涕为笑说。

    “咱坐下!”孙太后拉谭娟手,冲臣座位走。

    “好!你擦把脸。”谭娟推开孙太后手,进洗手间洗把脸,又拿毛巾洗了,出来给孙太后说。孙太后擦把脸,谭娟送回毛巾。

    “你在牢受罪?”孙太后拉谭娟,坐身边椅问。

    “皮思、二狗不是东西,没黄小丫警告,我肯定得吃苦。巩顺丫给我送好吃的,影响狱卒。狱卒不敢小看我,狱霸也不敢惹我。总之,我没受罪。”谭娟自豪地说。

    “侯齐没受罪?”孙太后想起侯齐,一脸关心问。

    “皮思与侯齐关系不错,二狗与侯齐关系不好。二狗抓侯齐,打侯齐不轻,侯齐出来,身还有伤。侯齐共职时常去牢里,与狱卒打交道,关系不错。狱卒都有关照,侯齐始终没承认,是帮会成员。侯齐骨头真是硬。朱恭说的,候齐不承认,说朱恭诬陷!我没承认,也说朱恭是诬陷。”谭娟想着说。

    “俩妾出来了?”孙太后笑地问。

    “是的。朱恭叛徒也出来,牢里人都骂朱恭。二狗到门口,接走朱恭。犯人说,朱恭出来与二狗结婚?二人气味相投,不得好死!”谭娟裸露出无法掩饰的仇恨地说。

    “朱恭怎这样?”孙太后问。

    “咱不说她。官不打送礼的?我在牢迷惑,送皮思礼,方式不对?我听说个小笑话知县过生日,是属鼠的。有位小官,倾尽家产,铸造个,黄金小老鼠。小官送去了,知县笑纳,然后提醒‘拙荆下月生日是属牛的。’太后知道,拙荆是啥?”谭娟笑问。

    “妻子。拙荆,古汉语古人指妻,有自谦意。词出《太平御览》卷七一八引《列女传》‘东汉隐士梁鸿妻孟光,生活俭朴,以荆枝作钗,粗布为裙。’”孙太后想起看书看的笑地解释。

    “他们不与我说,我就不知道,你知识丰富。咱送礼方式不对吧?”谭娟仍问。

    “皮思是检校,干了这多年,与他舅打进步,是想换个职位。他舅是杨士奇,说他做事轻浮,不会干事。皮思正好碰到你,想露一手,他舅通过我婆,与我一说。我一听说,给你三根金条,你给两根金条,贿赂皮思事。”孙太后说。

    “民女给三根,不是两根。”谭娟笑地纠正。

    “你听我说。昨晚上,杨士奇陪皮思,向我来道歉。皮思开始说,你给他两根,昨晚上,皮思拿来一根。皮思想私吞一根金条,看我婆得病,怕你出来露馅。杨士奇把那两根,先给的太皇太后,太皇太后给了我。二人昨晚拿来皮思留的一根,三根放在一起,正是我给你的。我昨晚上,明确告诉杨士奇,让他释放,你和侯齐及俩妾。我对外说杨首辅释放了你们!”孙太后在几天的思滤中,先放了几位在押人,婆也顾不上此件事,皇朝也不会有大的反映。于是,孙太后趁杨士奇和皮思道歉的机会,就与杨士奇一说,杨士奇也没与孙太后问理由,真的放了几位在押人。孙太后看着谭娟,心里很是高兴,不用再等王山的啥计策。杨士奇的此行为,使孙太后心理很是高兴。孙太后要派人,去通知万氏帮,不用再准备救人!

    对金条,皮思有贪心!”谭娟笑地问,

    “是的!”孙太后笑着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