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八读书网 > 其他小说 > 逢考必过符 > 正文 {L.SHEN}{J.SHEN}{E.}
    大屏上的**妹妹,婀娜地出现,拿着一面旗子,娇滴滴的配音从游戏机里传出,传进每个人的耳朵:ready go!

    ..............

    两人同时一脚油门冲了出去,白嫩的的手指头跟黑色的方向盘,搭配起来,可真是赏心悦目的很。

    j.的一辆内敛的雾霾银,l.选的,是一辆喷着像美国街头涂鸦样式的红色。

    l.挑衅的看了一眼一旁表情始终没有变过的j.

    不稍片刻,他眼里闪过一种名为狂热的色彩。

    朱玉捅了捅一旁深入游戏不可自拔的谢楠今,“你说,咱兄弟能不能赢啊。”

    谢楠今用手指摩着下巴,“我觉得........”

    “他不会赢。”

    朱玉一巴掌打在谢楠今的头上,“md,哪有你这么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队友。”

    谢楠今:........白认真了,而且很气,但不知道该说什么怎么办。

    l.妖孽的脸上显得很认真,不是快输了所以产生的那种认真,是对于一个实力相当的对手的尊重。

    他的屏幕上接连着几个power,过弯时驱动力瞬间增大,使轮胎打滑造成漂移。

    人群里一阵惊呼,j.的脸上一抹轻笑,很可爱的对手啊。

    过了一百八十度的弯道,对游戏了解的人都知道,接下来的九十度弯道,可是最难的操控的。

    无数人因为这一条道,被ko。

    而白邵就是勉强过到了第二条九十度,才拥有四千的成绩,因而成为王者。

    第一条,“哇呼呼呼”谢楠今不住地站起来,完全得分!一脸惊恐的朱玉.........md这货。

    白邵一头的人,脸上已经挂不住了。

    第二条,“嗤——”沉闷的摩擦声响过每个人的心头。l.出现了全场第一个失误。

    l.眉头一皱,骤然的加速.........模拟的油门声,产生一种浓烈的真实感。

    哇喔喔喔喔。

    这个人疯了,白邵适时地发出一阵大笑。一直在他旁边沉默的人,忽然阻止他:“你过会儿要是不怕尴尬,你就可劲儿笑。”

    没错,l.挽救了第三次的九十度。又一次的完美得分。

    “l.shen.”

    “l.shen.”

    “l.shen.”

    “l.shen.”.........

    欢呼声一浪高过一浪。

    白邵恶狠狠地瞪了那个手下一眼,那人也不气恼,嘴角的弯度,是对自家老大明晃晃的嘲讽。

    j.忽然绽放出一个很迷人的笑,弯弯的眼角里藏了夜空中最亮的星。

    l.漂亮的手用力拍了一下方向盘,“笑屁笑。”md。

    三人的分数,j.一万

    l.九千九

    白邵四千。

    “阿偶嗷呜。”不知道是开了头,游戏厅里什么妖魔鬼怪的配音都出来了,真的是不去拍《聊斋》都是对人才的埋没。

    l.慢条理斯地拿了钱,走到白邵面前。

    “怎么,小弟弟想说些什么。”白邵面露幽光,露出一个隐忍的微笑。

    “没什么,就是,你把我们俩,名字拼在一起,就是我们想说的。”

    白邵身边出了一个小弟,就刚才嘲讽他内个,他走出来,用在场人都能听到的声音,却要埋在白邵耳边,说“老大~他们骂你垃圾哦。”

    “唔~吼。”大厅里又是鬼叫一片,不少人都对着白邵,伸出大拇指,却对着地板,伴着阵阵鬼叫,发出不屑的——“嘁~~。”

    那个人说完这句话,表现的更不像个小弟了,他不管所谓的“老大。”把手揣在裤子口袋了,吹了一声口哨,逍遥地走了。

    白邵的面色十分恐怖,“他娘的,”他恶咒一声,一拳砸在游戏机上,人家机子也是质量好,屏幕连闪都没闪,明晃晃的三个排名又一次地戳中了他软糯的内心呢。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游戏厅外,真正的夜幕降临。

    亮起的路灯,一盏又一盏。

    拉长了几个人的影子。

    有l. j. q. z.。

    分别代表符匀悥,顾温言,谢楠今,和朱玉。

    这四个男生曾经做过一个承诺,要让这几个称号成神,受所有电竞迷狂热的膜拜。

    未来.....

    未来,谁的准呢,或许他们真的成神,然后有人退出,有人加入。

    又或许他们的队伍日渐壮大,但封神之后。

    选择各回各家。

    或许他们有了别的梦想,又愿意一起努力。

    又可能在一切梦想没开始前,就经历分别,可能因为生死,可能因为信仰。

    在拥有无限变数的未来,他们能做的,就是尽己所能,不分开,不松手。

    很幼稚,很蠢。

    但是很倔强,很努力。

    “嘿,前面的。”

    “喂喂喂喂。”

    连叫了好几声,才有人回头。

    “我们吗?”

    来人:在这个只有这么几个人的巷子里,还有谁,我在叫魂,还是召唤式神啊???

    “你们好。”

    谢楠今沉声应道“嗯。”

    其他人不动声色的打量着。宽松短袖t恤衫和裤子———但——搭配了一双花里胡哨的鞋。

    花里胡哨真的是。

    “走吧。”顾温言居然出声,并且打破了沉默。

    谢楠今看着完全没有下文的顾温言,自己一个人叹了一口气,说话这种力气活,还是得我来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