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八读书网 > 其他小说 > 红包记 > 正文 第十二回:姑娘入名塾,佳人展才艺
    却说徐管家一行人,轻车慢行,傍晚下塌小龙坎大酒楼,品尝了一番小龙坎老火锅。此火锅配料讲究,锅底麻辣三鲜,不次于正宗的成都风味。食罢,客栈安歇。

    另日,早起赶路,太阳丈把高的样子行至一座麻石大牌坊前。牌坊上书“石育甫镇。”此镇,依山傍水而建。黛瓦,白墙,飞檐。山间晨雾升腾,居上炊烟缭绕。一座座马头墙橉次栉比,远远望去,似万马奔腾。牌坊下一条丈余宽的麻石路面向镇中延伸,两边商铺林立,倚楼邻比。马车“骨噜噜……骨噜噜……”顺着两条浅槽行进。

    过镇,又行二里地,车夫兴奋喊:“姑娘们,到了!”向姑娘掀帘,喜看:两坛花圃前,一座漂亮的门楼矗立于眼前。

    从门楼里,下台阶,笑盈盈走来二人。一男孩一女孩,都十二,三岁的年纪。

    前男孩蓝褂黑裤,头扎总角,面目俊秀,双目有神。近得车前,男孩微笑道:“你们是向姑娘和琪儿姑娘吧?曹院监安排我俩来接你们。俺名石头,亮黑,别名乌金砖”。

    “格格……”向姑娘抿笑,“我是向姑娘。汝黑,名副其实!只是如此说己,少见!”

    “是吗!平常也不见得,今儿个莲儿姑娘反衬,略显有点!嘿嘿!这是莲儿姑娘!”石头憨笑。

    向姑娘牵琪儿下车,小走两步,整理衣巾。

    “向姑娘好!欢迎来马矶山书院就读。我是莲儿。”话事之人语音清悦,笑容可掬。

    向姑娘止笑,打量莲儿。但见:白袄绿裙,墨发如云。突想起自己春夏描写彭家庄荷花的句子:逶迤之岸,清风碧波。一抹香来,娉娉白荷。眼前的莲儿,心中的白荷,不由得心生喜欢。

    莲儿姑娘也打量着眼前女孩,不由得心生羡辞,眼生爱怜。但见:此位女孩,红袄罗裙,十二岁多一点的样子,两弯叶眉,双眸似水。芙蓉之容,秋菊之态,兰芷气质,恬淡自生。旁边一小女孩,头顶红绳扎一鹁角,也长得细皮嫩肉,双目水灵,甚是可爱。

    正在说话间,鹅黄丫头过来问:“向姑娘,我那车上的东西,徐管家领着车夫已搬走了。你这边还有什么要帮忙的?”

    向姑娘看了看,石头左手檀木衣箱,右手竹书箱拎在前面走。莲儿姑娘一手手炉,一手铜盆后面跟。“鹅黄,没什么了。帮我把花锄,花铲带上吧!”说着手夹画卷,牵着琪儿后面走。

    向姑娘上台阶,抬头见:一对石狮威仪门边。门额一匾,行书流金“马矶山书院。”左右一对联:妙湖竹笛千首曲,矶山云墨万里书。旁一行小字:石育甫名士石立撰,江州名儒刘伯溪书。出楼门,右转,豁然开朗,眼下一片缓坡地,草甸花苑,石凳,凉椅,静处安放。

    偶尔一条溪来,曲曲折折。过小桥,穿翠竹,一处闲亭,三两房舍。菊丛,蕉叶,松樟僻处生长。再行路宽,一座竹篱门楼于眼前,上有额匾,草书:“莲花十二坊。”两旁对联:拈花入墨香诗句,揽川成画湿丹青。字体隽永,其下小字落款:左里才女向漪撰,春桥名士游剑雄书。向姑娘怜香惜看,心想:女子也可署名,此才女也姓向。谁说女子不如男?心里想来不免多了几份亲近,少了几份陌感。

    向姑娘正在凝神,莲儿姑娘回头轻唤:“向姑娘,快到了!等下吃点东西,歇歇脚,再陪你走走看看!”

    “嗯,初到,新奇!此环境甚好,幽静!”向姑娘答道。

    “你和琪儿的寓所,就在我隔壁,一大一小,是个套间。另边是英子姑娘的房舍。她人热情,和善,花绣得好,烹饪一流,等下就知道了。”说话间,俩人下台阶,见一大池塘,塘里荷叶寥寥。

    向姑娘无暇细看,眼神正望着塘边走来的一位姑娘。此姑娘十四,五岁的样子。着粉红色罗衫,外罩紫红绣牡丹襦袄,下着珍珠白湖散花绿叶裙,外披碧霞罗薄纱衣。墨玉般秀发,简单绾个飞仙髻,随意飘洒于胸前。黑弯眉,似画非画。瓜子脸,淡抹胭脂,红嫩如玉,颊间微微泛起一对浅梨涡。双目情眸,顾盼生辉。

    “向姑娘!我是英子。总算把你们盼来!有人早说过,妹妹貌美才高,今儿个亲见,果然不凡。”

    “英子姐姐才是貌美如仙,让我忘神。先前阅曹植《洛神赋》,不知洛神何美!今之想来,应是姐姐样子!萋萋芳洲,蒲英漫舞。有位佳人,玉颜高值。凝脂托腮,神思飞越。”向姑娘娓娓念来。

    “向姑娘后几句,是那里章节?曹植赋内不见得有!”莲儿姑娘问。

    “原本就不是赋里文字。是我阅他赋作的文笔,让你们见笑了!”

    “说那里话来!向妹妹果然聪慧过人,难怪刘讲书几次提起!这样也好,有个才情妹妹隔壁,近水楼台,方便讨教!”英子姑娘说着,接了向姑娘手中画卷,放其房内。

    众人随莲儿姑娘到食堂。英子姑娘洗手,系裙,于灶炉上端下两钵。掀盖小勺汤碗,慢言道:“知大家来,长途疲乏,特早起煮了钵荸荠甜粥,另熬了点雪梨银耳汤。也不知味道如何?你们且将就着!”说着,欲端与众人。

    鹅黄上前,接两碗端与向姑娘和琪儿。又端一碗给徐管家,再端与莲儿姑娘。

    “你自己吃吧!我们都吃过了。”莲儿姑娘打量鹅黄:见此丫鬟也是眉清目秀,是个不错的人家。

    “嗯!好喝!在路上莲儿姑娘就夸英子姐姐烹饪一流,果然名不虚传。姐姐刚说讨教我来着,现看来,是妹妹要沾姐姐的光。”向姑娘喜笑道。

    “嗯!味道是好!英子姑娘会煲汤!向姑娘,琪儿姑娘,你俩先歇着,在院内走走也可!我跟鹅黄上镇买点东西。”徐管家撂下碗筷说。

    “徐管家,你俩去吧!等下我去房间整理衣物,铺床叠被。一路颠簸,琪儿也累了,让她睡一觉。”向姑娘说道。

    徐管家上镇不提。向姑娘回房,铺好床,让琪儿睡下,自己挨在床边,迷迷糊糊也不觉睡去,醒来已是傍晚。

    徐管家俩人回来,见着向姑娘道:“看我买了什么来?向姑娘,晚上刷羊蝎子火锅,正宗锡林郭勒的羊哦,肉质细腻,香!还有水饺。你去跟莲儿,英子说,还有那个石头!晚上一起来包饺子,刷火锅。”

    “嗯!徐管家,你真留心!昨夜琪儿随便一说,‘火锅好吃!’你就记在心里。好!我这就去叫!”向姑娘出去。

    不久,向姑娘和英子姑娘回来。英子进门就叫:“徐管家,客气了!刚来头绪都没理清,就请吃饭!石头,我让莲儿去叫了!你要多添两双筷子啊!石头两个小跟班,也要来!”

    “没事!叫他们都来!”徐管家道。鹅黄正帮琪儿起床,莲儿领着一帮子人笑着进门,大家一同去食堂。

    石头在后,笑呵呵道:“弄什么好吃的?徐管家,还这般客气!”

    “啊!石公子,我明儿个要走。向姑娘和琪儿这里免不了要多打扰大家!把你们叫来,无非凑个热闹,没什么吃的!就吃羊蝎子火锅,下水饺!”

    “啊!我不吃,英子也不吃!”石头说。

    “为何?”徐管家问。

    “咱们进去再说!”石头道。大家进门,围坐桌边包水饺。桌边站着两个男孩,其中一个嬉笑说:“他俩是佛门弟子。胎里素,听说过么?”

    “这就是石头的小跟班吧!挺机灵!那也行!水饺就不下火锅,咱们蒸着吃,幸亏我买的是萝卜香菇馅!”徐管家笑着说。

    向姑娘望着刚话事的平儿,但见:此小公子,十一,二岁的样子。灯笼裤,猴头鞋。颈上套一银圈,清秀眉,国字脸,一脸淘气,偏瘦,却十分精神。

    “不是么?英子姐外号不是叫菩萨么?”后面一个男孩帮腔。

    “朋鸟,你平小弟的嘴不吃亏。菩萨也是你乱叫的么?”莲儿笑责。

    向姑娘打量朋鸟,但见:此小书生,十二,三岁的样子,黄夹袄,兰裤子,虎头鞋。胸前挂一长命锁。大头,圆脸,剑眉,身体结实,话音宏亮。

    “难怪英子姑娘慈眉善目!原来早有佛缘!”徐管家接着说。

    “我信佛不假,但菩萨之名得来却不是因这个!”英子说。

    “说来听听!英子,原来还有故事!”石头饶有兴趣问。

    “我小时候坐绣楼。老妈叫不动,骂不动!就干脆把我叫做活菩萨!”

    “原来如此!”莲儿笑。

    大家说笑着,朋鸟截面团,平儿幹皮儿。莲儿包得鱼形饺,向姑娘包得蛤蜊饺,鹅黄教琪儿包月牙饺。

    “英子姐,你包的饺型又多又好,头次见着,有说道么?”向姑娘问。

    英子姑娘看看大家,笑道:“今儿个人多,花色自然多些!四喜饺是为你和琪儿包的。元宝饺是为平儿包的。钱包饺和小锁饺是为朋鸟包的。这葵花朵朵是为大家,当然也是为自已,心若向阳,无畏严寒。说到水饺,应该有个传说吧,不大记得!”

    “确实有个传说。”石头接言。“石榴开花,石头讲来!”向姑娘催问。

    “饺子源自一味中药,讲的是东汉医圣张仲景的事。相传,医圣故里南阳,有很多百姓冬天烂耳朵。医圣怜惜,以羊肉,辣椒,抗寒药,熬煎做馅,用面皮包煮,散食众人。此药方名为‘袪寒娇耳汤’,简名‘娇耳’,亦为‘饺耳’,后为‘饺子’。

    南阳现在还盛传一民谣‘冬至不端饺子碗,冻掉耳朵无人管’说的就是此事。”石头娓娓道来。

    “该叫你老麻石了,记得这么清!”莲儿又笑。

    “怎讲?”石头疑问。

    “凿字刻画,史事考究,老麻石经得风化!夸你哩!”向姑娘打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