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八读书网 > 玄幻小说 > 君变 > 正文 第四十四章阴谋
    听到宁文这话,那书生缓缓的走了出去。

    此时,屋内就只剩下了竹墨与宁文两人。

    但宁文却不知道竹墨的存在。

    在那书生离开之后,宁文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眼神看向窗外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竹墨此时也不能动,就只能趴在房梁上看着下面的宁文。

    过了片刻,门外传来了脚步声。

    宁文的目光也拉回来了。

    脚步声在门口停下,敲了敲房门,随后一个声音传来,“大将军,人来了。”

    “进来吧,”宁文开口说道。

    而后,房门从门外推开。

    走进来了两个人。

    为首的正是刚才走出去的书生,而在书生的身后则跟了一个新面孔。

    这新面孔是一个中年男子,身形微胖,脸上圆圆的,看上去非常和蔼。

    两人走进来后,身后的房门也被关上。

    男子走进来后,走到宁文身边一脸恭敬的说道,“小的柯利,见过大将军。”

    宁文点了点头说道,“不必客气,安侯那边准备的怎么样了?”

    “一切都按照计划进行,此次安侯派哟来见大将军,就是想知道大将军准备的怎么样了?”柯利说道。

    “我这边随时都能动手,就是不知道安侯那边计划进行到了哪一步了?”宁文说道。

    “不瞒大将军,安侯现在已经快要跟平侯见面了,”柯利说道。

    听到这话,宁文眉头一皱,“这会才见面?是不是速度太慢了?”

    “大将军不要心急,一切都要慢慢来,我们筹划了那么久,也不差这点时间,”柯利缓缓的说道。

    “说的也是,只不过你们安侯真的确定有把握拉拢到平侯吗?毕竟现在传出来的消息可是安侯的人动手杀了平侯的使者,”宁文询问道。

    “这不正是我们想要的吗?这也正是我们的计划,让我们的人杀掉平侯使者,然后全部自杀。”

    “表面上看起来的确是我们杀了平侯使者,但很多人却并不这样想,因为他们认为两位诸侯之间无冤无仇,不会互相杀害,更何况两方之间死得莫名其妙,于是很多人都会认为是陛下杀的,为的就是故意挑起两位诸侯的矛盾,以坐收渔翁之利,这样的话,这件事情一下子就通顺了,想必大将军已经听到过很多这种传言了吧。”

    “然后我们就可以利用这种心理去挑拨平侯对于陛下的仇恨,让平侯加入我们讨伐宁越。”

    “这就叫聪明反被聪明误,”柯利淡淡的说道。

    “你们安侯还真是够狠,为了达成目的,就这么牺牲了自己的人,听说那群自杀的人里面还有安侯的亲戚吧,只不过平侯真的会中计吗?”宁文问道。

    “自古成大事者,不拘小节。至于平侯那边,已经得到了消息,似乎正朝着我们预想的计划而行,现在就等安侯大人跟平侯见面了,”柯利说道。

    “行,那就好,你们那边是安侯负责,我也不多问了,”宁文说道。

    “那大将军得进行的如何?”柯利问道。

    “一切都在计划中,我的军队按照宁越的命令就在你们六大诸侯国的不远处,而监视你们的只是一群普通的守备军而已。”宁文回答道。

    “那大将军,计划现在需要什么改变吗?别到时候起事的时候出现问题,”柯利说道。

    “没有,按照原来的计划,你们起事之后,我的军队会与你们交战,交战后我会佯装战败,然后向朝廷求援。”

    “到时候宁越肯定会派他的南军前来救援,然后我们一起合力伏击南军,等将南军打败之后,我们距离成功就进在咫尺了,对了,安侯不是说其他诸侯由他来解决吗?现在怎么样了?”宁文说道。

    “这也是我来这里的另一个目的,为大将军你通报安侯的另一层计划。”柯利说道。

    “首先,烨侯那边不用担心,他们一直镇守边疆,不轻易介入中原战斗,而且最近也到了冬季,异人骚扰频繁,他们也无法调出军队。”

    “豫侯那边,更不用担心,我们跟纪国商量好了,等我们起事之后,他们会在与豫侯接壤的边界部署重兵,让豫侯必须把军队部署到那里,这样一来,豫侯也就无法对我们造成威胁。只不过我们事成之后,要给纪国几座城池,安侯已经答应了,毕竟只要成功,这就不算什么大事。”

    “而淮侯那边,我们已经跟淮侯那边掌控军队的大公子商量好了,只要他在这场战争里面不动,那么事成之后我们就册封他为新的淮侯。”

    “至于齐侯跟宣侯,实力弱小,不足为虑,可以放心。”

    听到柯利这一番话,宁文淡淡说道,“安侯真是好手段,竟然全都解决了,也给那些人都做出了保证,真是厉害。”

    听到这话,柯利微微一笑说道,“这都是为了起事成功,大将军应该不会介意安侯一个人做主了吧。再说了,事成以后,苏国一分为二,大将军也可登上王位,现在为了成功,也不会在意这些吧。”

    听到这话,宁文哈哈一笑说道,“当然。我哪有那么心中狭隘,倒是安侯解决了一切麻烦,我省心多了。”

    “大将军果然是成大事之人,对了,我在这里要向大将军求一个东西,”柯利说道。

    “什么东西?”宁文疑惑的问道。

    “求一个密令,为了让大王下令杀死安侯使者与平侯使者,并且伪造现场来挑拨诸侯之间的事情更加可信,需要请大将军你用你的印信来伪造一份大将军下令杀害两方使者的密令,在密令之中一定要特别加注是大王的密诏,这样一来,把这个东西拿给平侯,平侯恐怕不信也得信了,”柯利说道。

    “高,高,高,安侯果然心思缜密呀,”宁文佩服的说道,“行,待会我就去写一份这样的密令。”

    “那多谢大将军了,”柯利恭敬的说道。

    “好了,如果没什么事,就请先生去休息吧,毕竟路上劳累了几天,先生也很疲劳了吧,密令的话,待会我会让徐末给你送过去的,”宁文说道。

    “多谢大将军的关心,对了,我今日进城就听到了一些关于郡主的传言,大将军打算怎么处理呢?”柯利询问道。

    “一切听天由命吧,我知道你担心我救女心切而打乱了一切的计划,放心吧,我可不是那种感情用事之人,”宁文冷冷的说道。

    言语之中丝毫没有对于宁齐儿的感情。

    听到这种话,房梁上的竹墨都感觉着宁文冷漠的超出可预料。

    毕竟宁齐儿再怎么说都是他得女儿,现在竟然没有一丝救援的想法,脑海里面还是只有他自己的计划。

    柯利听到这话,满意的点了点头,“好,大将军果然是明白人,既然这样,我也就不打扰大将军了,我先去休息了。”

    “大将军,我带柯利先生去休息了,”那书生打扮的男子说动。

    宁文点了点头。

    见此,书生打扮的人带着柯利走出了房间。

    出门以后,脚步声逐渐远去。

    在两人离开之后,宁文站起身来,在屋中慢慢得踱步,眉头紧皱,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宁文在屋里绕着圈的走,没有停下来。

    过了片刻后,房门被那书生从外面打开,宁文停下脚步转头看着那书生说道,“徐末先生,你怎么看柯利所说的?”

    徐末关上了房门,沉吟了一下说道,“至少从现在看来,安侯那边都是按照计划行事。只不过安侯此人,城府极深,不可不防。并且此人刚才就已经对别人许诺了诸多好处,却完全没跟大将军你通气,说明此人也狠自大,虽然大将军你是他的盟友,但他根本没把你放在眼里。”

    “这人又狂妄,又有城府,恐怕如果大事真成,此人有很大的机会翻脸,所以我们要早做打算。”徐末分析道。

    “你跟我想一起了,只不过我们跟安侯都离不开谁,但也还是要防着这人背后一刀,”宁文沉声说道。

    “将军说的是,只不过这事要好好筹划,柯利刚才不是要密令吗?大将军现在就可以给他写一个,”徐末说道。

    “也对,要好好筹划,那现在先把密令给他,去书房吧,”宁文说道。

    而后转身带着徐末离开了这里。

    在他们走后,这间屋子就剩下了竹墨一人。

    但为了保险起见,竹墨并没有立马聪房梁之上下来。

    而是继续待了一会,免得被人杀个回马枪。

    在确定了安全之后,竹墨这才聪房梁之上下来。

    竹墨自己也很意外的却是没想到自己无意之间竟然听到了这么大的一个阴谋。

    只不过竹墨对此也不感兴趣,对谁成为大王也无所谓。

    他现在在意的是宁齐儿得下落,而现在已经得到了宁齐儿的下落。

    她被囚禁在王宫之内。

    对她的处罚也没有下达。

    也不知道会给她什么样的处罚。

    既然知道了宁齐儿的下落,竹墨也就不必继续在大将军府里面寻找了。